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今天我们说点新鲜的事——作文审题教学课堂实录

云山草堂2019-05-29 20:18:56


本文是课堂实录,根据2018510日高三(13)班和高三(14)班的课堂实例增删整理而成。

 

这节课,没有恪守什么教学理论,没有遵循什么教学模式,也没有追求什么大容量和高效率,放弃了所有的按部就班,放弃了所有的上下求索,放弃了所有的急功近利,只是随心所欲,率性而讲,适时而问,反而上得轻松自由,心情舒畅,学生听得笑逐颜开,看得如痴如醉,若硬要论教学效果,窃以为,比起那些心情沉重地苦思冥想却咀嚼不烂最后只得囫囵吞枣地完成所谓的教学任务的课堂,效果要好得多。


这节课的起因有两个:


一是近期明显感觉到学生日浓日重的疲惫和暮气,课堂上曾有的活泼和生气荡然无存,气氛日益沉重和压抑。我曾经揶揄学生说,你们虽然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但跟李密《陈情表》中那位年近九十的老祖母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是一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的弥留样。记得我当时是笑说的,但学生依然弥留着。


二是前两天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王开东老师的一篇名为《教育随想录》的文章,里面所述的一件事情不仅让我若有所思,让我总想说点什么,而且这件事还可以引发学生对自身成长过程以及对以后成长空间的思考,并且还可以作为学生作文审题和构思训练的一个材料。


上课了,我什么书籍资料也没有带去,只在掌心里攥了一个U盘,感觉从没有过的轻快和愉悦。或许细心点的学生会有点诧异,但我已经不再冀望于学生目光的敏锐,他们许多人的目光空洞得开始有点接近祥林嫂的了,又像阮籍遇到礼俗之士时翻出的白眼。每每看到,我都疼到心里去。我很自责,也很无奈,因为我在环境的逼迫下不得已地也充当了戕害他们的刽子手。我想通过我的些许努力,尽量做点弥补,让那些已经只间或一轮的眼睛重新焕发点神采。


“同学们,这节课我们不讲课,不做题……”话犹未了,学生的眼光瞬间被我激活了,就像西窗那根即将熄灭的蜡烛被李商隐轻轻剪了烛花似的突然就明亮了起来。学生的要求是多么的低微啊,低微得像张爱玲说的都低到尘埃里去了。他们知道再也不讲课不做题是绝不可能的,但哪怕能暂缓一下,暂时能在紧闭已久的轩子里推开那么一丝窗户让他们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也足以润泽和慰藉整个身心甚至灵魂。


“我们说点新鲜的事情!”


“好啊!什么事?快说,快说!”同学们的热情和期望瞬间被点燃了,就像小的时候听到妈妈忽然说“儿咂,走,妈带你去吃点好吃的”一样。



“有一位老师,他到了上海的一个水族馆参观,见到玻璃缸里养了一种像鲨鱼一样的小鱼,只有两指长,就好奇地问饲养员这叫什么鱼。饲养员明确地告诉他这就是鲨鱼,是真正的大海里那种威猛凶狠、嗜血成性、不可一世的海洋之王。它们虽然生活在玻璃缸里,但也是生活在真正的海水里,而且它们吃得也许比在海里的鲨鱼还要多,但它们却永远也长不大。同学们,你们不妨想想,这些玻璃缸里的鲨鱼,跟海里的鲨鱼是一样的种,喝一样的水,吃一样的食物,但为什么在形体上却差异得那么大呢?”


同学们在我绘声绘色的讲述下不知不觉就被我引入到随机设定的问题之中,于是课堂上出现了久违的愉悦思考状和众说纷纭状。


“没错,有同学把针扎到穴位上了!环境,生存和生长的环境,是导致差异如此悬殊的最根本原因。一个是生活在大海洋里,一个是生活在小玻璃缸里,这就造成了小鱼见大鱼,小巫见大巫时的自惭形秽。可见,在什么样的空间里,就有什么样的鲨鱼!假如这是一道作文题,你们这就算是读懂了材料,审准了题意,捏准了立意。一道作文题,就像一条蛇,我们的立意可以在蛇头,可以在蛇身,可以在蛇尾,但这都不是最好的。我们虽然不一定打过蛇,但我们都应该听过打蛇就要打七寸,从生存和生长环境入手就算是打到了这条蛇的七寸了。”


学生很兴奋,没想到作文审题竟是如此容易,他们似乎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成就感了。


“如果你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大环境里,那你们的志向就不是**中学和**大学了,你们就不会总在猪圈里拱那点猪食却自以为猪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在猪圈里拱那点猪食了,哈哈哈……”老师爽朗大笑,部分学生微微一笑,部分学生放声大笑。


“老师,我们猪圈的门马上就要打开了,下个月,猪都会飞起来,但也不过是飞到另一个大点的猪圈。”


“但是猪圈大了,你们这些小猪崽就能长成大猪,正如小鲨鱼会长成大鲨鱼一样,所谓海阔凭鱼跃,圈大任猪跑啊,哈哈哈……而且,猪圈大了,遇到的美女猪也会多一些哦。”


哈哈哈……全班哄笑,一起哄笑的有好多美女!


“声明一点啊,这就是个比喻,玩笑用的,说理用的,自觉对号入座者,后果自负啊!”又是一阵哄笑。



“由此,我们可以联想出去:乌龟,在大海里畅游,它就是大海龟;在河沙里爬行,它就是中河龟;若在寺庙的小水池里蹬腿,它就是小神龟。你们别以为神龟的眼神就一定很有神,在小水池里呆得久了,你就算拿硬币去砸中了它的头,它也不会动一动的,如果你眼神突然够好,能看到它们的眼神,你就会发现,它们的眼神跟你们自己平时的神眼真的是很相似啊!”


风继续吹,笑声继续起。



“还有,河豚到了海里,我们称之为海豚;海豚到了河里,我们就称之为河豚。这就是环境的决定性作用。我刚才由鲨鱼联想到了龟,联想到了猪,又联想到了豚(我刚好装作不经意地用教鞭拍了拍自己的臀),别误会,我说的是河豚和海豚,不是屁股的雅称‘臀’,这叫做什么联想?”


又是短暂的沉思和窃窃私语。


“没错,这就是类比联想,这就是类比联想的威力!她不但能让你的文章瞬间由200字扩展到500字,而且能让人佩服你的视野竟如此之开阔,你的思维竟如此之灵活,你的知识积累竟如此之深厚,爽吧?(语顿,等待笑声和掌声中……)大家必定还记得我们曾经学过庄子的一篇文章叫《逍遥游》,你们都是背熟了的。如果我让你们把里面的某些材料运用到这道题目的写作中,你们会选择些什么呢?”


“鲲和鹏,蜩与学鸠!”有学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我赞许地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他激动得小脸通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我率先朗朗背了起来,众生自然跟随着背,还有学生抢先赶前背的,哈哈,本将军本想一马当先一骑绝尘,没想到要吃你小子的尘!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大家推着赶着,很轻易就一起把这两个相关的片断背完了,心满意足的笑着。小样儿,阿Q当年也总是这么笑的,你们竟然不知?


“你们会背《逍遥游》算什么,我连《红楼梦》都会背呢!”我恐吓他们道。


“不信?好,我背一小段给你们听: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算了,多年没背,记忆有点模糊了,等我重新背熟了再表演给你们看哈。”


没有掌声?莫不是听呆了吧?


“回来!鲲与鹏为什么能长得这么庞大?为什么志向这么远大?”


“因为它们一个生活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一个生活在无边无际的高空。”


“那为什么蜩与学鸠只能长得这么袖珍,而志向最高也不过‘抢榆枋’呢?”


“因为它们生活在一个小树林里。”


“说明环境造就了不同的个体,不同的形状,不同的志向。如果,你把刚才说的类比联想推及到《逍遥游》这篇文章,人家就不但会佩服你视野开阔、思维灵活、积累深厚,而且还佩服你学识渊博,能学以致用呢。”



“说到蜩与学鸠,让我想起跟蜩与学鸠相似的燕雀。有个成语叫做‘燕雀安知……’”


我故意停顿着。


“鸿鹄之志。”学生异口同声。


“如今我们都读‘鸿鹄(hu)之志’,但是北大校长林建华先生却读成‘鸿鹄(hao)之志’,大家知道这件事情吗?”


有学生一脸惘然,有学生一脸兴奋,有学生一脸想知道。


“我惊奇地发现,凡是名为‘建华’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北大校长叫林建华,香港首任总督叫董建华,广州市曾任市长叫陈建华,我们白*中学高三级级长叫王建华,我们班有个富二代叫何建华。全中国名叫建华的不知有多少,这就很能说明传统文化和时代环境对人们思想的影响是多么的巨大。”


众生欢笑!


“言归正传。对于略有文化的中国人而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这个成语算是常识,作为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长在这隆重的场合中却读错了字音,本属不该。但最具戏剧性的一幕却不在此。连夜,就有专家翻阅典籍,如《说文解字》、杜甫某首诗的压韵等为明证,证明这个‘鹄’字确实读为‘hao’,我们读为‘hu’,全都读错了,错了这么多年还不自知,林校长是真正的国学大师,他是在婉转地提醒《新华字典》等书,你们错了,错了就要改!相对于林校长而言,我们才是真正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众生又笑!



“这群专家为什么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林校长扫灰呢?这究竟是学术环境的影响还是体制环境的影响?大家课外不妨就此作些深入点的思考,我们在这里不重点讨论这个艰深的问题。


在这里,我们也暂不讨论这个‘鹄’字究竟读什么音,因为林校长随即就向全国发了一封道歉信,算是回答了这个问题,也顺便将这群急于献媚的专家的脸都打肿了。林校长的道歉信主要有以下三点意思:一是确实读错了;二是读错的原因是受文革所害,而且自己主修的并非文科而是化学;三是明言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


这其中就有一点明确提到,个人的成长跟环境尤其是时代大环境的影响是如此的密不可分。谁可以……”


“文革!他说到文革对人的影响!”有学生兴奋地高声答到。


“很好!十年动乱,学术荒废,的确是严重影响了一代人的求知。但话又说回来,文革已过去四十多年了,要填补空白,对于有心者和有志者而言是有足够的时间的,如此归因于文革是否还合适呢?所以,环境对动植物的影响或者有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人毕竟是有着最强的主观能动性的,人可以适应环境,也可以改造环境,可以在环境中无所作为,也可以在环境中大有作为。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众生沉默!这种沉默,跟平时沉闷沉寂的课堂氛围完全不同啊。


有些话,点到即止比畅所欲言要好。



“还有十分钟,我们来看《经典咏流传》的一个片断,“凤凰传奇”激情演绎李白的《将进酒》,如何?”


“好!好!……”


众生欢呼,欢腾!欢腾得我泪水都要涌出来了。没想到仅仅就十分钟,于他们而言,竟是如此地渴求,如此地弥足珍贵!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熟悉的诗词,激越的旋律,嘶吼的喉音,燃烧的岁月……


只是,我的孩子们啊,你们还是太含蓄太文静太腼腆了啊,你们为什么不对屏当歌?为什么不高声以和?为什么不击案以歌呢?


曲终,我说:“男生们啊,如果你们也像这位中科院的博导一样,会弹吉化会吼《将进酒》,那该有多少女孩子为你癫狂啊!”


众生狂笑!


曲终课罢,众生高呼:“谢谢老师!”


好久,好久没有听到过这么洪亮、这么由衷的道谢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