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卧底偷拍被杀害,他们拿命拍了部9.3分纪录片

国学文化2018-11-29 13:50:13

作者:网易公开课

来源:网易公开(ID: open163)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人类才有感情、才拥有思考的能力。

在神秘的深海,有群微笑天使。

但那是“大自然中最高明的伪装”。

持续了一个世纪,诱骗,屠杀,血染大海,尸体腐烂在大海深处......

你以为在战争片里才有的情节,都真切地发生在日本。

九年前,一部名为《海豚湾》的纪录片横空出世,一举拿下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

如今,这部纪录片在豆瓣评分仍然高达9.3,在Top250的影片中排在前18%。

故事本身并不复杂——日本的和歌山县太地町是一个小渔村,这里却常年上演着惨无人道的一幕。

每年有上万只海豚经过这片海域,却不知,自己就将在这里死不瞑目。

它们被当地渔民驱赶到岸边,来自世界各地的海豚训练师早已恭候多时,他们挑选合适的海豚,剩下的,就会被渔民赶尽杀绝。

因为利益关联,这些行为都被政府和相关组织隐瞒。

这注定是个悲剧。

纪录片一开始,就显示出拍摄的不易和艰辛。

旁白叙说耐人寻味、夜视镜下影像资料一片荧光、配乐氛围紧张又诡异。

影片的主角理查德(Richard O’Barry)年轻时是专业海豚驯养师,他是全世界最早的驯养师,在这个领域小有声望。

他和同伴驯养的海豚主演的电影《海豚的故事》,风靡20世纪末的美国社会,也在全球掀起了一股“海豚热”。

也正因此,有关海豚的捕猎、表演等一系列的产业发展更为迅速,彼时的理查德名利双收。

但如今回忆起过去种种,视频中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眼中泪光闪烁。

他谈起,自己的转变是因为凯西的死,那是他年轻时驯养的一只海豚。

因为极度抑郁和压力过大,凯西死了。

谈到这,理查德用了“自杀”一词,“是的,海豚自己停止了呼吸”。

因为不愿再承受被囚禁的巨大压力,凯西主动选择离开这个让它痛苦的世界。

就这样,理查德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解救海豚的“不归路”。

我用了十年时间,帮助建立海豚馆产业;接下来的四十年,却倾尽全力要摧毁它。

21世纪初,理查德努力向世界披露在日本太地町所发生的残酷事实,但因为这些事实背后的利益链过于强大,一批又一批探寻者被逮捕、被驱赶,甚至遭到生命威胁。

理查德曾经的同伴被残忍杀害


更可怕的是,他们还受到了来自当地民间团体的恐吓、辱骂乃至人身挑衅。

当地民众与拍摄租组对峙

为了获取证据,制作团队想了很多办法:集体夜晚行动、着夜行衣活动、借助军用热成像仪偷拍。


为了防止被渔民抓住后无法脱身,也做了全面的准备:

奔波数日,无数个方案的推敲以及每个无眠之夜的勇敢无畏,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们成功记录下了太地町渔民屠杀海豚的影像资料。

摄制组通过水下测声器记录海豚被困时的嘶鸣

隐蔽摄像记录屠杀实景,渔民们刺向海水中的海豚

这个片段没有背景音乐。

血色的海湾、挣扎着想要逃命的海豚、无助的嘶鸣声,混着渔民们的交谈和嬉笑声……


大屠杀几个小时后,海湾的潮水依然是血红的。

因为海豚具有十分可观的经济效益,太地町在野生海豚中挑选“品相”优良的海豚(一般是宽吻海豚)会卖给世界各地的水族馆、水上乐园。

一只供展览的海豚,每年带来的经济效益可达几十到上百万美元。

有个叫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组织,它的唯一宗旨就是保护各类野生鲸类动物。

但是因为某些暗箱操作,小型鲸类(海豚、鼠豚等)不在被保护之列。

在国际会议中,主要捕鲸国的相关部门买通了一些小国,帮助他们进入国际捕鲸委员会,为自己方投赞成票,以便继续在捕杀海豚中有利可图。

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这一项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仍在进行中。

日本招揽小国加入其捕鲸集团

海豚在戏水画圈

中华白海豚、毛伊海豚、淡水海豚……

目前生活在四大洲的很多海豚已经濒临灭绝,并且很有可能在10年内就会从地球上消失。

人类的大量捕杀、各种工业废水、塑料制品的人造垃圾、油田泄漏等都使得海豚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不加节制地滥用海洋资源,只知索取、不知回报,污染海洋,这一切都对海豚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

中华白海豚在戏水

在国际社会,为加强全世界对海豚的关注,联合国将2007年命名为“国际海豚年”,并将每年的4月14日确立为世界海豚日,旨在提升公众对这种海洋哺乳动物的保护意识。

国际海洋保护组织和相关机构每年都会对日本等国的捕猎行为进行曝光和报道,并作出力所能及的补救。

联合国法庭将对澳大利亚控告日本捕鲸进行听证

我们的努力不止是为了揭露屠杀,更想记录一些能改变人心的东西。

纪录片最后,海洋保护小组(OPS)大会的现场,一个人正在作报告:“所有捕鲸国都证明了,它们大大提高了捕杀手段,缩短了致死时间……目前,大半的猎物都是当场死亡的……”

就在报告人员说“我们为这些数据和进步感到自豪”时,满头白发的Richard独自一人把一台可视电视挂在胸前,上面重复播放着他们一行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日本拍下的屠杀实像,就这样闯进了会场。


他在片尾自白,“在我有生之年,必须要看到这一切的终结。”

他站在东京人潮涌动的闹市街头,延时摄像的记录手法下,身影坚定却孤独,甚至有些寂寥。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人类才有感情、才拥有思考的能力。

或许有一天,你会走进海洋世界,当置身于那片被称为“欢乐的海洋”时,会不会有更多的人问问自己:眼前的欢腾,和那一湾血池又有何异样?

别让另一种生命为人类的欲望买单,也希望,世界上能多一些勇敢、懂得共情的人。

给文章点个赞吧,与自然和谐相处美好愿望的达成,就从今天的震撼和反思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