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捕猎、囚禁、抑郁、自杀,再精彩的海豚表演背后都是沾血的故事

凿书2018-06-17 16:31:01

✦关注这个公号的人,都有豁然开朗的世界✦

 NO.45

作者:雪糕

来源:看书有道(ID:iikanshu)



蔚蓝的大海里,有一群微笑天使。


大约1千万年前,它们便生活在海洋里,喜欢在海面高速游行、追逐嬉戏,时而跃水腾空,时而追随船只乘浪前行。



作为占据食物链顶端的大型食肉动物,除了部分凶猛的鲨鱼以外,其它海洋生物基本不会对它们造成威胁。


它们本可以就这样自由自在地生活下去,直到19世纪60-70年代,人类发现海洋生物表演可以带来巨额回报,它们的命运就此改写。


它们就是生性温顺又异常聪明的海豚。



1


在日本西南部和歌山县,有一个美丽的小渔村,太地町。这里面朝太平洋,三面群山环绕、悬崖高耸,镇上的居民约1/3从事渔业。


刚到小镇时,可以看到当地居民对鲸豚的“喜爱”:镇中心树立着微笑的鲸鱼模型,渡船粉饰成海豚造型,地上石板印有拟人的海豚形象,镇上还有专门供奉鲸灵的寺庙。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里是鲸豚的天堂,可事实上,这里才是它们噩梦的开始。


每年9月到次年3月,有成千上万只海豚会聚集在太地町附近的海域。这条熟悉的迁徙路线,对海豚们来说,世代不变。


但是当地居民却把这些海豚视为一笔巨大的财富,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屠杀它们。



长久以来,当地渔民训练出一套专业捕杀海豚的方法。他们先是将长钢管伸入海中,不断敲打顶部,使之发出刺耳的噪音。


海豚是听觉动物,对声音异常敏感,渔民们便用这种方法来干扰海豚的声呐系统,使它们惊慌不安,无法辨别附近的景物,最后将它们驱赶到一处由岩石构成的凹口内,再用渔网封锁起来。


海豚是群体动物,在逃离的过程中不会让小海豚落下,即使它们能跳过渔网,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家人不管独自逃生。


捕猎的渔民利用海豚的这一天性,轻易地就将它们一网打尽。受伤的海豚有的因为衰竭而死,怀孕的海豚在极度惊恐中生下小海豚。它们无助地哀鸣,完全喘不过气来。



被困在凹口内的海豚不会立马被屠杀,渔民们会让它们住一晚上,因为这样可以让海豚肉更柔软、更美味。


到了第二天,大屠杀便开始了。


渔民们会先让动物驯养师来挑选海豚,从中选出年轻健美的雌性宽吻海豚,再以每只十几万美元的高价出口到世界各地的海洋馆,训练其表演、吸引游客。



没被选中的海豚,只能惨遭血腥般的宰杀。


渔民用长弯钩戳刺海豚脊背



受伤的海豚宝宝在猩红的水面奋力游动


每一次呼吸都要拼尽全力跃出水面


最后它再也跳不动了,沉入了海底



血色的海湾,海豚无助的嘶鸣


大屠杀几个小时后海水依然泛着血红



宰杀后的海豚肉一部分成了当地居民的食物,一部分出现在东京、大阪、京都等城市的商场中,有些则根据需求出口到世界各地。


这种血腥的屠杀活动每年都要在太地町持续近7个月,每年都有2万多只海豚命丧于此。



可笑的是,除了当地人,其它日本人对此一无所知,甚至惊讶居然有人会吃海豚肉。当地政府和媒体联手将真相掩盖得滴水不漏。


更可笑的是,海豚肉根本不适宜人类食用。


由于工业污染以及人类对海洋的破坏,海洋中的鱼虾体内含有大量汞元素,海豚再吃掉这些鱼虾,长此以往,体内的汞元素也越积越多,超过世界卫生组织所规定的安全限度的5000倍。经常食用海豚肉,容易引发汞中毒,甚至导致癌症。



没有所谓的“合理的捕猎”,只有赤裸裸的“残忍的屠杀”。


如果不是纪录片《海豚湾》揭露了太地町惨无人道的屠杀暴行,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海豚表演背后的血腥产业链。




2


逃过了屠杀,被卖到世界各地海洋馆的海豚们,就更幸运吗?


并不是。


那些海豚,被囚禁在海洋馆一方狭窄的水池里,每天被迫接受高强度的训练、表演,以此换取训练员手中的死鱼当食物。



除了表演杂技取悦观众,海豚们还要负责与游客亲密互动,接受他们的抚摸、亲吻、拥抱。



甚至,它们还要担起情侣们的“证婚人”的角色——据说在海豚前面求婚成功的情侣,爱情就会长长久久。这么多么可笑。



远离家人朋友,远离大海自由,在牢笼般的海洋馆里无休无止地训练、表演,一眼望不到尽头,这是一种缓慢受捶的过程,无助而绝望,生不如死。


然而,海豚嘴角天然上扬的曲线,让人误以为它们在微笑,它们很开心,喜欢在水里表演,喜欢和人类亲密接触。


其实,这不过是“大自然最高明的伪装”罢了。



海豚是群居动物,喜欢跟亲人朋友一起生活,一起在海面嬉戏。但在海洋馆里,它们的最小生存空间只有“豚均”50平米,根本无法舒展筋骨,可以想见这得有多憋屈。



再加上,海豚对声音极为敏感,水池四周游客发出的欢笑声对于海豚来说是极大的噪音,容易让它们惊慌焦躁、郁郁寡欢。



长年离群索居,忍受噪音,被迫表演,这些被圈养的海豚有的染上了游泳池才会有的疾病。


有的因为压力过大而紧张抑郁,白天在人前微笑表演,晚上常常要服用大量药物才能维持情绪稳定。



绝望的海豚,只能用极端的方式做无声的抵抗。


2016年,日本名古屋某水族馆的雌海豚露露,在小海豚出生4天之后,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因为它不愿自己的孩子重复这种命运,一辈子以取悦人类为生,不懂何为大海,何为捕猎,一辈子不知道什么是自由。


当自由和团聚遥遥无望,当活着变成生命不可承受之重时,它只能用这种壮烈的方式,作为一位母亲的抗议。



所以,即使逃过了渔民的屠刀,它们也无法健康长寿。


自然状态下,海豚的平均寿命可达45岁;被圈养的海豚,往往3-5年便会死去,在海洋馆出生的海豚一般也活不过7岁。


只要海洋生物表演产业还存在,它们的命运就不会改变。



3


在我们有生之年,以海豚为代表的海洋生物表演产业链,有可能被摧毁吗?


纪录片《海豚湾》的主角理查德·欧贝瑞花了10年时间,一手缔造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海豚表演产业,又花了45年时间亲手摧毁它。



理查德年轻时是美国第一个成功训练海豚的动物训练家,曾帮助海洋馆成功捕获5只海豚。


60年代,他训练的海豚参演的电视剧《海豚的故事》(《Flipper》)深受欢迎,让理查德名利双收。



一开始,理查德并不觉得这一切有什么不妥。直到有一天,他亲手驯养的海豚凯西因为不堪忍受长年的表演生活,在他怀中憋气自杀,他才突然意识到,他曾引以为豪的这一切有多么荒谬。


“我知道海豚自杀听起来难以置信,但是海豚不像我们是无意识地呼吸,它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是自主的。”理查德坚持认为凯西是自杀的,泪水爬满了他的脸。



从那以后,理查德疯狂投身到海豚释放与保护的工作中。


几十年间,他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到处帮助海豚野放训练,建立海豚保护组织,演讲、著述,试图终结海豚产业。



他还带着他的团队,运用大量隐蔽式摄像机,纪录了日本太地町疯狂捕猎、屠杀海豚的大量影像资料,引起了人们对海豚保护的关注。




在理查德和其他环保人士的努力下,太地町迫于舆论的压力,每年屠杀的海豚已经减少到了900只左右(但日本人为自己辩解,说捕猎海豚是传统产业)。


1985年,澳大利亚率先禁止鲸类表演;1993年,英国最后一家海豚馆关门;2005年,智利和哥斯达黎加下令禁止一切鲸类的圈养活动;美国也全面禁止鲸类表演。



理查德说:


“我要穷尽生命剩下的时间拯救世界上每一条海豚,要让日本人停止屠杀海豚,要让海洋馆的每一条海豚回到大海,不再为了人类的娱乐而忍受与家人分离的痛苦。而这也是拯救人类自己。”




4


保护海豚,最行之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理查德给出的建议是:停止买票。


因为,没有观看就没有表演,没有表演就没有圈养。


理查德认为,动物表演从来就没有任何教育意义。


这其中不仅有对海豚的伤害,也是对年轻人的一种误导,


“习惯观看动物表演后,年轻人会觉得很有意思,潜意识里也会认同这种行为,但实际上训练海豚是一种强加的行为,并不符合动物天性。”


令人羞愧的是,日本每年捕获的活海豚里,有一大半都出口到了中国。


换句话说,当世界各地都在逐渐禁止海豚表演时,中国的海洋馆正在大江南北遍地开花,水族馆、海洋公园成了周末及节假日时父母最喜欢带孩子去的地方之一。



你以为周末带着孩子去海洋馆看海豚表演、亲吻海豚,去动物园参观老虎、猴子,就是带着孩子亲近自然、了解动物,就能激发他们热爱大自然、保护动物的热情吗?


曾在一条留言里看到,有位母亲带儿子去海洋公园,所有人都在欢呼鼓掌时,儿子泪眼婆娑地问她:“妈妈,它的爸爸妈妈呢?这个有什么好看?为什么把它关起来?”从此以后,这位母亲再也没有和孩子去海洋公园。


是的,想要教育孩子们热爱动物、保护动物,完全可以通过视频、电影、书籍,甚至是坐船出海参观野生海豚,都比在海洋馆里看到的更真实。


其实说到底,人们圈养海豚、训练海豚,本质上不过是作为一种娱乐方式,满足人类的私欲罢了。



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的开篇中引用道:“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所以,千万不要打听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再过两天就是世界地球日了,保护地球,也是在保护人类自己。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渺小而力量有限,但蝴蝶效应般的力量却是无限的。


保护动物、保护地球,不妨先从停止购买海洋馆的门票开始。


不带孩子去观看海豚表演,不带女朋友去让海豚证婚。


属于大海的海豚,就让它们自由自在地回归大海吧。


人类聊以自娱自乐的项目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可怜的海豚再来为我们锦上添花。


-END-

凿叔说:其实关于动物保护的话题,真的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生常谈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把捕猎动物作为获利手段的人却依然存在,又屡禁不止。

叔只想透过这些血腥又令人颤栗的画面,和大家说一句,我们不需要奔赴同盗猎者斗智斗勇的第一线,不过,也请不要再把手里海洋馆的门票,变成他们手中射向野生动物的枪了。

尽情在评论区里留下你的想法,夸叔帅的叔会考虑置顶。



关于本文

作者:雪糕,能文能武,可萌可腐的女文青。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看书有道(ID:iikanshu),每晚用动人的文字,陪你把生活过成诗。


凿书
一个读书人的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