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邱旷|粤港澳行记之六:海洋公园

一点传统2018-10-03 12:44:22

2月23日,下午,风力四级时有小雨。


从离海洋最远的城市来香港看海洋公园,看什么都稀奇。



可惜,天公不作美,阴的云,冷的风,还有恼人的雨,不能好好地给玲儿拍照,虽然我的拍照技术很糟糕。

 

来香港前,有朋友说,海洋公园还是值得一看的。

 

我想,海洋公园不外乎就是看各种海洋动物呗。

 

公园门口,有一大牌子,汉字内容是“全球最佳主题公园”,这是 2012年,国际游乐园及景点协会博览会 (IAAPA) 颁发的顶尖荣誉大奖,据说,香港海洋公园是亚洲首获此项殊荣的主题公园。

 

进公园,先领地图,整个园区相当于130个足球场,没有地图是不行的,何况还要上山下山。

 

遵照导游的指示,我和玲儿先乘“海洋列车”上到山上的“高峰乐园”游览。如果不赶时间的话,最好是坐缆车慢慢上到山顶,可以更好地观赏如诗如画的风景。不过,坐缆车要排队的。


(玲儿在“海洋列车”的站台上,羽绒服还在身上,那天香港也不暖和)

“高峰乐园”是看海的好地方,公园三面环海,随处可以凭栏远眺,山环着海,海偎着山,山与海仿佛旷世的恋人,透着永恒的相思和缱绻,丛生的碧树是他们窃窃的絮语,翻飞的鸥鸟是他们脉脉的表白,而出港的帆影则是他们落落的誓盟。

 

对于我这样一个过季的“文青”来说,如此凭栏,已经不虚此行了,因为,这一方山海的港湾足以容下我浅浅的心事。

 

云淡风轻,只属于年少时光;人到中年,看山看海,总不免多一份“明月明年何处看”的怅惘和留恋。



而在山顶之上,真正的少年,并不凭栏,也不会对着山海痴痴傻傻地出神。他们兴奋地排队,兴奋地体验着惊险刺激的游戏,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回荡在山顶娱乐场的角角落落。

 

尖叫声最大是“极速之旅”项目,该项目大概最能体验自由落体的快感吧。近百米的升降塔矗立海边,游客缓慢地升到约20层楼的高空,然后每秒65公里的速度急降,30秒,绝对的生死时速。单是看着就让人心惊胆寒。



类似的惊险游戏不一而足,想想自己的年龄,看看排队的长龙,罢了罢了,就好好看看海洋生物吧。


园中各馆各有特色,鲨鱼、中华鲟、海狮、海豹、海龟、企鹅及各种鱼类,悉数登场,令人“如行山阴道上”,目不暇接,努力想多记住一些海洋生物的名字,结果是彻底记混记乱了,如此密集的科普,岂是两个多小时能消化的?


(游戏玩不上,就留个影吧)




正准备下山去看山下的园区,忽然转到“海洋剧场”门口,告示牌上说,半个小时后新的一场“海豚表演”即将开始。



等到进入剧场落座,小雨淅淅沥沥起来,舍不得放弃观看表演,两人一把伞,表演很精彩,海豚永远是那么可爱,还有它们的歌声,纯净如初恋。整场表演二十多分钟,有剧情,人帮海豚,海豚救人,中心思想是人和大自然要和谐相处。


 

香港人对于环保的关注和努力,随处可见,处处都可以感受到。



下得山来,又参观了几个主题小馆,印象最深的是“水母馆”,各种水母,争奇斗艳,引得玲儿啧啧称赞。亚洲最大的独立水母馆,名不虚传。我的感觉是,水母们在水中的姿态,仿佛庄子笔下的“姑射仙人”,潇洒逍遥,一个个都像是得道的仙人,飘然出尘,不食人间烟火。




海洋公园里孩子最多,他们见了什么动物都开心,见到认识的,就激动地喊出学名,见到不认识的,就认真地寻找标签读出学名。

 

我忽然想到,家长们就应该多带着孩子逛逛海洋公园、动植物园、博物馆什么的,少逛大商场,少逛美食街。

 

我这种想法,其实也是孔子的想法。

 

孔子说,年轻人应该读读《诗经》,兴观群怨不说,事君事父不说,至少可以“多识于鸟兽虫鱼之名”。


孔子的话可以理解为知识真的很重要。


虽然知识未必形成能力,但知识应该是能力的基础。世上本没有能力,知道的多了,也就有了能力。


所以,小孩子多逛逛动植物园博物馆什么的是正路,哪怕是只记住几种鲨鱼的学名也是极好的。


(这个叫锤头鲨,颠覆了我对鲨鱼的认知)


(这个鱼的学名,回乌鲁木齐我就忘了,俗称好像叫“魔鬼鱼”)

在公园返程的海洋列车上,小火车开动时,车厢顶屏播放着海洋生物进化历史的小短片,我身后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居然准确地说出了每一种生物的学名,让我惊诧不已。


我隐隐觉得,这小姑娘将来能有大出息。


(海洋公园里,还有园林一般的景致呢)


下一篇:迪士尼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