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四方 | 人世是海豚梦 西雅图两日半

三岁和二八2018-11-05 13:47:06

来自二八的赞美:

一七年暑假,这位盆友带着他的大学同学去广州毕业旅行(???至今还是觉得这件事很匪夷所思),恰巧那个周末我去找三岁玩耍,就来了一个冗杂的强行面基。世界太小,出木杉的另一位大学同学是三岁的高中同学,于是边吃早茶边和这位睡眼惺忪的共同朋友视频。又在三岁的带领下参观了黏稠夏日里植物长势十分喜人的双鸭山大学校园 并定下了约稿的议程。作者非常细致周到,编辑得十分省心。请多赐予我们几次更新机会。

<<--- 以下才是重点 --->>

建筑师的人文地理灵感。

穿梭在热爱的建筑,公共空间和起伏的街道里,霓虹温柔,灯火可亲。



(多图预警)


MAN IS THE DREAM OF THE DOLPHIN.



经历了L.A.机场缓慢的入关手续,和航站楼转机狂奔后,我在飞机上睡得很熟,不知不觉已经降落在山海相羁灯火摇曳的西雅图。


和阳光饱满的加利福尼亚不同,西雅图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下雨。城市里的雨水管理很完备,各种花里胡哨的建筑落水管和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雨水花园。百年前,西雅图人依山建城,市内最高的地方就在DOWNTOWN附近。从第六街的边缘往湖边望去,仿佛站在断崖边,只有低头才看到几乎接近60度的坡道。要是从第一街走到第六街,四舍五入等于登山锻炼。我也亲眼看到一辆SUV开到一半又缓缓地滑下去,然后掉头开走……


1962年的世博会给西雅图留下了两件东西,太空针塔和MONORAIL。早晨乘坐巴士去奥林匹克雕塑公园 ,太空针塔不断地从城市楼群的缝隙里闪过,这座曾经表露美国人“21世纪迈向火星,征服外太空”的雄心壮志的纪念碑,如今也围上了密不透风的脚手架,进入了不知道多久的更新期。MONORAIL是世博会时为了联通西雅图中心和DOWNTOWN设计的专门路线,只有头尾两站。列车有点像是广州的APM线,车窗都是大玻璃,甚至还开了天窗。晃晃悠悠在西雅图市区里穿行,从20米高的半空俯瞰这座精彩的城市。


西雅图一度是垃圾摇滚汗HARDCORE的发源地,走在这座城市里你也能感受到他的年轻和活力。西雅图为此建设了摇滚音乐博物馆,设计师是Frank·O·Gehry。Frank曾经在记者会上向抬杠的记者竖中指,让这么PUNK的建筑师设计摇滚音乐主题的博物馆真的再合适不过了。以前我一直DISS这位建筑师自己什么都不会,只会乱涂乱画和揉纸团,最近却沉迷于他的建筑(如果我能一直写到波士顿,还能写写改变我对他的看法的Ray and Marie Stata Center)。博物馆跨在单轨上,蓝色的体量像是疾驶的单轨掀飞的窗帘。迷幻的红紫色钛金属表皮展现着音乐的力量和流动之美,要是放在中国立刻自动变成淘宝大型外拍基地。


单轨的终点站往水边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派克市场。一头扎进了STARBUCKS NO.1里,和想象中不同,很小的店面,MENU上也没有什么特供版本。最精彩的是点完单,杯子是隔空扔给制作台的,可以说非常浮夸了。后来在市场门口卖鱼的摊子在表演抛接鱼,这大概就是西雅图人的古早味吧,可是鱼做错了什么。


“学建筑真的太幸福了!” Shelley在西雅图公共图书馆里大概赞叹了五次。当身边的人都在看书或是对着电脑工作,我们却在整座图书馆里四处疾行,到处拍照,这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激动和兴奋。Rem Koolhaas 这座建筑建成也已经十余年了,放在DOWNTOWN的新建筑群里一点也不显得陈旧和过时,反而在一众平板玻璃幕墙或是大理石饰面建筑间像是一艘外星飞船降落。一些建筑评论说这样的怪异造型是呼应西雅图山地的地形特征,我倒是觉得是大师“偷了个懒”,只是用均质的表皮把错位的盒子包了起来而已,因为内部空间已经足够让你“炸”。


感受了得天独厚的山地地形,第二天我们绕着UNION LAKE走了一大圈,去看看西雅图的水。西雅图被誉为最宜居的城市多半是拜它富饶的水系所赐。这座年轻富庶的城市有它自己的生活情趣和艺术品位,城市里到处都是有趣的雕塑作品,除了“烂大街”的ALEXANDER CALDER 和“贝聿铭御用”HENRY MOORE,普通的社区里也是充满了惊喜。宇宙的中心是哪儿?Fremont就毫不客气的自称它就是宇宙中心。从70年代开始这里就是西雅图反主流文化和自由艺术中心,各大公司也纷纷在这里设立了总部。


Aurora大桥从山顶公路开始一直穿过河道连接到对岸的山体,沿着平行于大桥的公路往上走,桥底的高度不断缩小,在公路的尽头,我看到了这辈子见过最有想象力的事情——桥墩和横梁好像是引领你走向某种仪式空间,一个超大的巨魔半身像矗在桥底的尽头,手里还捏着一辆甲壳虫,仿佛正要从地底爬出来。极光、巨魔之类北欧色彩的传说故事在这里也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演绎!


我们一直沿着滨水往东走,快到日落的时候,我们到了LAKE UNION的最北端,这里是一片圆润的绿丘,像是天线宝宝之家。但是现实是草地上布满了野鸭的屎……翻过这个不算高的草坡,西雅图DOWNTOWN全景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眼前,随着太阳缓缓下坠,高层的玻璃幕墙闪烁着金色的余晖。我们兴奋到忘乎所以,在石滩上打了一个半小时的水漂……联合湖的水是咸的,我尝了。(回去的路上看到电线上挂着鞋子,我的同门说这是贩毒场所的标记,吓死。)


Sleepless in Seattle, 西雅图这几日是来美国的头几天,深陷时差困扰,白天在车上、在咖啡厅,坐着休息就能睡着,西雅图的城市片段仿佛是跃出记忆海洋的海豚,轻盈落下,涟漪绵长展开。


上篇

四方 | 走多远才到唐人街



出木杉,九〇后多型人格

设计师 | 故事大王 | 建筑学修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