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文章分享 | 10个最著名的心理学动物

北京大学心理中心2018-05-23 10:18:47

心理学家长期研究动物主要有两个目的:发现动物心智的能力,并找出我们如此独特的原因(如果有的话)。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领域。就像所有的宠物主人都知道的一样,把人类的理解能力投射为动物的行为是非常诱人的一件事情。


研究人员花费了数年一旦时间研究同一只动物,他有可能成为这种偏见的受害者(你会发现,这个领域中,心理学家和动物之间经常形成的强大而紧密的联系)。与此同时,高估人类独特性的诱惑也是存在的。到底哪些情绪/能力是人类独有的?是工具的使用?观点的采择?还是欺骗?这些能力曾经是富有竞争性的,但现在不再是人类独有的特质了,而且这个名单越来越短。


为了庆祝动物对心理学的贡献,我们摘取了10个动物心理学的小故事,其中有8个动物是我们早已熟知的:


01


—— 名叫汉斯的马 ——



动物真的能像人类一样聪明吗?一百多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心理学家。一匹绰号为“聪明汉斯”(母语的名字是Der Kluge Hans德鲁·克鲁格·汉斯)的马似乎在20世纪初在柏林的公开演出中以戏剧性的方式回答了这个问题。


数学老师威廉·冯·奥斯顿Wilhelm Von Ofsten训练了汉斯四年,汉斯不仅能够简单的计算和讲述时间,而且还能用蹄子敲击正确的字母,它还表演了更惊人的技艺,例如,从绘画中辨认出艺术家或作曲家。


德国教育委员会启动了为期18个月的调查,调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欺诈的证据。然而,心理学家奥斯卡·普芬斯特(Oscar Pfungst)最终推断,汉斯必须从问题者哪儿获得线索,因为只有讯问者在场的时候,汉斯才能作出正确的回答。


这一发现突显了(打那时以来)一直困扰着动物心理学者的问题。动物很容易接受人类暗示,而许多表面上令人印象深刻的动物行为——貌似揭示了动物的复杂认知——可能仅仅是一个更为简单的解释(虽然汉斯能够读懂提示,即使人类试图隐藏这些线索,这本身仍然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壮举)。不幸的是,这个故事的结局很悲惨。汉斯被应征入伍,可能死在了德国的战场上,也可能被饥饿的士兵吃掉了。


02


—— 巴甫洛夫的狗 ——



巴甫洛夫的狗不是特定的某条狗,而是泛指俄罗斯生理学家伊凡·巴甫洛夫进行研究用的一群狗。巴甫洛夫对心理学有着巨大的贡献。几乎所有心理学入门课程和教科书中都包含了这些内容。巴甫洛夫的狗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学习的理解,特别是经典条件反射理论


经典条件反射理论的发现几乎是偶然的,当巴甫洛夫注意到他的狗听到那些暗示晚餐正在路上的提示时,狗就分泌了唾沫。随后,巴甫洛夫很快就发现,只要将铃声与食物的到来相结合,就可以让这些狗对那些之前几乎任何毫无意义的暗示作出响应,比如响铃。


对于后来的心理学研究来说,其中一个挑战是要证明:当动物表现出类似人类智慧的惊人壮举时,一些基本的学习过程(如经典条件反射)正在发挥作用。


03


—— 黑猩猩Washoe ——



有一个长期困扰动物心理学家的问题:人类是否可以将语言传授给动物?早在上个世纪早期,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我们灵长类的近亲在人类文化中长大,他们就有可能掌握人类的语言。


这促使LuellaWinthrop Kellogg的夫妻团队在他们的家中和他们的儿子一起抚养黑猩猩Gua。当然,它失败了,Gua不能说话。数十年后,动物研究人员意识到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因为口腔和声带的解剖结构而无法说话。


在了解了这个解剖学的事实之后,在随后几十年的研究中,与大猩猩交流的方式就是试图教猩猩手语,以及通过图画板上的符号与之交流。


第一个学会手语的黑猩猩叫Washoe,来自西非,被另一对夫妻心理学家AllenBeatrix Gardner抚养。Washoe最终学会了使用250多个不同的标志(她在2007年纽约时报的讣告标题为:Washoe,一只会许多单词的黑猩猩,死于42)。


Washoe是否真的发明了新的词语,比如说她在看到天鹅的时候,相应的呈现了“水”和“鸟”的示意动作,人们对此的意见不一。然而,至少有一位评论员(哈佛大学心理学家罗杰·布朗Roger Brown)认为,这种明显的语言即兴表演就像是“从外太空获得了SOS的急救信号”一样。


04


—— 大猩猩Koko ——



大部分猿语言研究都会涉及到黑猩猩,但是一个特别著名大猩猩科科(Koko)是一个例外,几十年来,心理学家Francine “Penny” Patterson一直在向Koko传授手语(在英语口语语境中)。


她在几年前成为了世界各地新闻的头条。Koko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大猩猩基金会哀悼了喜剧演员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的去世,在2001年的一个下午,罗宾曾经和Koko相见。他们相见时的一段视频在YouTube上被观看了三百多万次。


科科还是自己书籍的主角,包括一本叫做《科科小猫》(Koko's Kitten)的儿童读物,Koko也是多部电影纪录片的主角,最近一次是英国广播公司的节目《大猩猩与人的对话》。这部影片强调了整个领域的一个关键问题:“我们能从这个非同寻常的科学实验中学到什么?” 研究人员和他们研究动物之间的情感紧密,挑战了对科学客观性的追求。


科科和其他类型的猿人在心理学研究中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令人难过的是,整个领域已经崩溃了。这不仅仅来自于方法论的批评(最著名的是1979Herbert Terrace在《科学》杂志发表的破坏性的批评,他认为猿语不是人类的,并不具有真正的语法特征),而且还有人指责虐待动物。


最近的一篇文章总结了这样一种情况:“多年来没有新的研究发起,旧的研究已经失败。今天研究的幕后揭示了一个惊人的戏剧性的诉讼,集体辞职,以及人类和猿类之间的功能失调的世界。”


同样,Don Kulick在《年度人类学评论》的一篇重要的论文中说,“这个领域今天只剩下了糟糕的结果,这是一件令人担忧、乏味的事情:阴谋、背叛、指责、威胁、诉讼、解雇、肥胖的类人猿(不足为奇的是,他们的大部分的手势信号似乎都是为了获得食物奖励),死亡的猿,员工的辞职,甚至是不可避免的性行为。”


05


—— 海豚Peter ——



,也是海豚研究中令人惊讶的一个主题。它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加勒比屿圣托马斯岛的海豚馆实验室里。在那里,约翰·利利(John Lilley)和他的妻子致力于研究海豚是否能够模仿人类的言语,之后又研究了迷幻剂(LSD)对海豚的影响(令他们吃惊的是,药物似乎没有效果)。


这项语言研究因为一位名叫Margaret Howe Lovatt的女子而发生了变化,Lovatt搬进了经过改造的海豚馆,她和一只叫做Peter的年轻的雄性海豚一起生活,他们每天24小时生活在二楼水池的办公室里。他们认为,海豚不间断的接触人类,或许就可以完全掌握并模仿人类的语言。


但是,这项研究遇到的一个问题,海豚不断增长的性需求不时的打断了语言学习课程。起初,彼得只是间歇性地搬到另一个有着两只雌性海豚的水池中和它们呆在一起。但是Lovatt发现,与海豚的分离,过多地干扰了她的研究,也干扰了她试图与海豚建立连接的努力。于是,她开始自己满足Peter的需求。


她对BBC纪录片《与海豚说话的女孩》的导演克里斯托弗莱利(Christopher Riley)说:

“这对我来说不是性。也许是感性的。在我看来,这使得连接更紧密了...不是因为性活动,而是因为无需打断。而这真的就是这样。我在那里认识彼得。那是彼得的一部分。”


这不只是一个奇怪的故事,而是一个可悲的故事。Lovatt的实验可能结束之时,有消息称,资金正从实验室撤出(Riley说是人们更担忧海豚的福祉)。第二年,海豚馆实验室被迫关闭。随后的故事是,在搬到迈阿密幽闭恐怖的环境之后,Peter自杀了。

详情请见BBC纪录片《与海豚说话的女孩》,时长51'29"。


06


—— 鹦鹉Alex ——



不仅是猿猴和海豚有语言技能和敏锐的智慧,非洲灰鹦鹉Alex(“鸟类学习实验Avian Learning Experiment”第一个字符的缩写)在这方面的成就也很显著,令许多专家惊喜。心理学家Irene Pepperberg和这只鹦鹉进行了30年的研究,直到2007年鹦鹉死于31岁。


1977Pepperberg从一家宠物商店买下了Alex,显然,这是为了研究Alex的学习能力,因为她读了Washoe和其他动物的语言成果。


Alex学会了自己的名字,除此以外,还学了100多个单词,可以命名50多个物体,并且知道物体的颜色和形状。他还出演过几部BBCPBS的纪录片。


就像这一研究领域的许多同类猿一样,Alex在死后也收到了著名媒体的讣告。《经济学家》杂志称他为科学界“最知名的鹦鹉”。《纽约时报》以《聪明头脑的鹦鹉死了,情绪已尽》为题,谈到Alex在去世的那天晚上对Pepperberg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很好,明天见。我爱你。”


与他的被研究的猿类相比,Alex的研究贡献更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Alex出现在Pepperberg数十篇高质量的论文中。(自从20年前至今正在进行的Koko研究项目以来,Alex是同行评审期刊中重要的语言论文,这篇论文发表在俄罗斯《外国心理学杂志》上)。


人类学家Don Kulick最近在《人与动物交流》的评论中写道:“强调认知能力并忽视语言的能力似乎保护了PepperbergAlex的研究,使他们免于受到像猿语言研究的那种批评性的冲击。


07


—— 乌鸦Betty ——




Alex远远不是城里唯一聪明的小鸟。贝蒂,新苏格兰乌鸦,虽然不如鹦鹉闻名,但在2002年曾经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据当时的报道,她已经表现出了独创性:用一根金属丝做一个钩子,用来够取塑料管中的食物(另一只乌鸦取下了研究人员提供的钩子)。


人们认为这是一件大事,因为正如研究人员告诉英国广播公司的,“虽然有许多动物会使用工具,但是,没有先前的经验,或者之前没有经过训练而有目的地修改物体来解决新的问题,在此之前是没有人知道的事情”。研究人员声称,贝蒂的工具制作比其他黑猩猩运用工具的能力更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正如通常对这种动物研究方式提出质疑一样,人们对贝蒂技能的解释方式产生了怀疑。去年,另外一组研究人员研究了18只新苏格兰乌鸦,因为他们用野外的树枝制作工具。


至关重要的是,研究人员观察到,大多数鸟类最后都进行了相同的修改——制造一个钩形——就和实验室中的贝蒂一样。换句话说,贝蒂的壮举不完全是自发的,但可能是其物种天生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我们在讨论鸦的时候,也应该表扬一下心理学家Nicky Clayton的蜂鸟,Nicky Clayton观察到了许多先前被认为是人类独有的行为,比如高级的欺骗行为。例如,如果潜在的小偷靠近他第一次藏食物的地点,松鸦会重新把储备的食物摘藏一遍。


08


—— 边境牧羊犬Chaser ——



据报道,一只名叫“Chaser的边境牧羊犬”不仅超越了鸟类和猿猴,还可以认出1000多字,这支牧羊犬是心理学家Alliston Reid和约翰·皮利John Pilley训练的。


“我们发现游戏比训练的食物更伟大。这不是注意力的干扰,也不是对游戏不满意。”Pilley在为纽约时报的畅销书《Chaser:认识1000个字的狗解锁了上帝基因》所作的促销视频中说。


Chaser的技能是的动物智力的真正例子吗?Pilley是这样认为的:“这些发现明确地表明,低等动物,尤其是狗,不是流动着血液的机器。他们也有情绪,也有心智过程。”


但是,任何一个观察Pilley研究课题的人都会看到一个共同的问题,即,科学家和动物之间的情感纽带可能会模糊客观性,并且让研究结果很难解释。也就是说,Pilley在论文中详细描述了查尔斯的成绩,Pilley声称,自己排除了Chaser就像“聪明的汉斯”那种依靠视觉线索(作出回应)的可能性。Chaser的名声通过定期发行的纪录片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包括《60分钟》和BBC的《国家地理杂志》。


09


—— 大象Echo ——



大象Echo2009年去世,享年64岁。人们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拍摄并观测了这支大象数十年,使她成为世界上接受研究最多的大象(尽管严格来说,她是行为学而不是心理学研究课题)。


Echo,36年间一直是她自己部落的女族长。至少在四个纪录片中被委任为主角,包括David Attenborough的 《回声:难以忘怀的大象》。


伦理学家辛西娅·莫斯(Cynthia Moss)是Echo的主要研究者,和其他许多研究人员一样,MossEcho形成了强大的情感联系。MossEcho和其他大象那里知道了他们的情感生活,文化传播、未来的规划和团队合作的能力。我们可以在上面的视频中可以看到这些。在这个视频中,Echo成功的组织了一次大胆的营救,把她部落的成年女性的组织起来,解救了被对手部落绑架的女儿Ebony


10


—— 哈洛的猴子 ——



这一次不是一只特定的动物,而是一群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自己基本事实的一类动物。


如今,而这个女儿了母亲和婴儿之间身体接触的重要性,但早在20世纪50年代并非如此,如此的事实拜赐于弗洛伊德和他的观点:婴儿与母亲的纽带主要是因为母亲满足了婴儿饥渴基本的需求。


美国心理学家哈里·哈洛(Harlow Harlow)在20世纪50年代对猕猴的研究改变了这个观点。虽然他的研究有伦理争议,但哈洛的研究有力的证明了身体接触在母婴依恋中的重要性。


他观察到猴子会因为与母亲分离而变得高度依附和占有他们的毯子,受到这些观察的启发,哈洛创造了两种著名的代理妈妈:


一种是由金属丝制成,提供牛奶,另一种温暖而柔软,提供舒适,但不提供牛奶。


婴儿猴子在这两者间的选择是,在温暖,柔软的代理妈妈哪儿度过了大部分的时间。然而,如果没有他们的母亲,即使是紧贴布做的代理妈妈的猴子,之后也会出现严重的行为问题,


哈洛的证据支持了英国心理学家约翰·鲍尔比(John Bowlby)关于早期产妇保健重要性的说法。



本文转载自三仓心理学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