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为什么要反对动物表演?马戏团养熊跟普通人养狗,有区别吗?

果壳网2018-09-14 12:18:13

近年来,动物表演(或者叫马戏)这个行业,遭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抵制。然而,我们为什么要抵制动物表演?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行业的残忍,让我们不忍直视?


入行以来,我一直在做野生动物保护方面的报道。基于这个行业视角,我对动物表演是这么看的。



别让野生动物进入马戏团


按照保护对象的不同,动物保护主义者分成若干类。有的致力于保护野生动物,这是野生动物保护主义者;有的致力于提升人类饲养动物的福利,这是动物福利主义者。我是第一类,我对动物表演的看法是从野生动物保护出发。


家养动物在不违背动物福利的前提下进行训练、表演,我其实并不反对,让人表演马戏我就更不反对了。我反对的是将野生动物带入马戏。


这样的马戏我是不反对的。图片来自entertainment.howstuffworks.com。


狗、马这样在动物表演中比较常见的家畜,经历过数千、上万年的选育过程,各种家畜品种的存在为了帮人类做事,无论是牧羊犬的牧羊技能、纯血马的高速还是奶牛的高产奶都是以为人类服务的宗旨选育出来的。这么多年和人类的配合,大部分家畜都有和人类合作的天性和能力,在训练过程中,也更容易接受人类的训练。和人类一起生活,反而契合这些家畜的遗传和心智。但野生动物就不是这样的。比方说,普氏野马很难接受人的训练让人骑,但家马就可以,也不会太抵触这种训练。


另一方面,我不认为训练家畜表演和其他利用它们的方法有多少差别。反对家畜进行动物表演,那也得反对马拉车,反对挤牛奶才能够自洽。


那家畜和野生动物的差别究竟在哪?



人养的,也是野生动物


有一些人,反对他人反对动物表演时总会重复一个论据:动物表演和养宠物有啥区别?让黑熊走钢丝和养小狗娱乐又有什么不同?


在科学上,繁育驯化是有天壤之别的。前者只是在人工环境下让一种动物能够传宗接代,而后者是指动物的成长与生殖逐渐受人类利用、掌控和改变的过程,只有经过驯化,野生动物才能变成家禽、家畜。而饲养场、马戏团里养的动物,只能叫繁育,不叫驯化。


如何让野生动物驯化成家养动物?俄罗斯人做出了一个示范。新西伯利亚市的科学家,自1959年开始,筛选了6万多个个体,花了近半个世纪的科学选育,才驯化出了温驯的银狐。这些银狐不光是性格变了,就连外貌也发生了改变,出现了星状斑点、杂色、折耳的性状。这些科学家通过实现发现,温驯和这样的外形改变,在基因上应该是紧密相关的——温驯的个体,就是容易出现这些性状,这在哺乳动物里可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 黑白花奶牛和大耳朵猎犬:“性情温和”的副产品?


银狐的星斑和其他动物的星斑、折耳、杂色。


驯化程度越高的动物,在野外的生存能力越低。就拿狗来说,中华田园犬逃逸到野外,还有可能在野外生活多年,你换个吉娃娃试试?


在分类学中,狗其实是狼(Canis lupus)的一个亚种。经过了1.5万年的人工选择和驯化,大多数品种的狗,无论是行为上,还是生理上,都没法回到野外,必须依靠人类生存;那些有能力回到自然的狗,往往又会成为入侵物种,为害一方。这样的家畜,不就应该圈养着吗?不养着放出去是准备害狗呢还是害别的动物?


马戏团里的那些野生动物并没有经过驯化,我们在它们身上并没有看到变成家畜的迹象,它们的身体特征和野生同类没啥差别。只要能够恢复在野外求生的技能,就有重返自然的希望。在世界范围内,马戏团里的熊、虎、象等野生动物都出过多起伤人事件。这些动物依旧保留着自己的野性。


那么,马戏团会如何训练这些野生动物呢?



正负强化和惩罚


如何让动物听话?有两个方法,正负强化惩罚


正强化可以理解为利诱。比方说,某种动物做了一个你要求的动作,做好了,给它一些吃的作为奖励。长此以往,为了吃的,它们会乐于做那样的动作。正强化是较为人道、比较保证动物福利的方法。但是,如果为了训练,饿着动物,愿意做动作了才给吃的,这样的训练方法依旧是虐待。


惩罚很好理解。动作做错了,抽;不听话了,饿着……总之让动物知道不配合人类就有苦头吃,做不出来该做的事情会很惨。如果你一直惩罚动物,让它们持续挨揍,或者老是挨饿,直到做对了动作才撤销这样的惩罚,这就是负强化。


惯常使用惩罚和负强化,是动物表演最让人诟病的地方。



野生动物野性难驯,又缺少对人类的依从性,所学的“节目”又常常违背各自的天性,因此需要更多的强化训练。于是乎,我们就常常看到那些残忍异常的训练过程。


上图,是2015年PETA的对宿州动物表演行业的调查曝光,图中的驯兽员在用棍子逼迫熊练习倒立,这样的场景在这个行业司空见惯。PETA有一些极端、抓眼球、反智的言论,他们对动物表演的态度也和我不尽相同,但这个调查本身还是能说明问题的。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正强化还是负强化,长期训练的野生动物的行为都会变得不那么正常,变得不自然,毕竟长期的行为都违背了自己。比方说,我们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动物表演扭曲黑猩猩的露齿笑,让这个本来是表达恐惧的表情供人娱乐。类似的训练(尤其是从小开始的训练),会让黑猩猩不懂正常的社交,即使再送到动物园的人工种群里,也容易出现问题。


黑猩猩的微笑,是常让人曲解的一个表情。图片来自人民日报。



马戏能保护野生动物吗?


某些马戏的支持者认为,动物表演也是对动物的保护。的确,有不少人持这样的观点。理由有二:1 马戏养着动物,可以让动物存在下去;2 马戏让人认识了动物,是一种自然教育。


采访节目《透明人》中一位马戏从业人员如是说。


但这两个里有没有任何一个站得住脚。


举一个血腥的例子。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自然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的数据,1975年到2012年,日本报告出口了668头活海豚,其中,330头出口到中国大陆。这些海豚,不少来自大名鼎鼎的海豚湾,它们合法的进入了中国的水族馆当中,其中的一些被拿来动物表演,取悦人类。如果这也是对海豚的保护,那只能说一句mmp了。


这样的例子,在动物表演行业中并不鲜见,马戏团里使用的红毛猩猩、象等珍稀动物,常常都来源于野外的偷猎,然后利用一些灰色的手段,通过合法或不合法的渠道进入行业当中。这个行业刺激了偷猎,它并没有那么干净。


几乎每一个去水族馆观看海豚的人都是海豚湾杀手的同谋。


在现代的保护生物学当中,我们认识到保护一种生物并不止是保证它不消失,而是要保证它赖以生存的环境与生态系统的存续,而保护生态系统就是保护人类文明的物质基础。从这个角度上看,只把一群老虎、狮子养在马戏团里,它们几无可能返回自然,也无法通过饲养来保护它们栖息的环境,这是毫无保护意义的。(关于这个问题,可以看Ent的这篇我们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


更何况,只要没有人类影响,绝大多数物种都能在野外好好的存续下去,即使是那些珍稀的濒危物种。也只有那些几近灭绝的物种,才真正需要人类拉一把,通过人工繁育的手段来抵消人类的负面影响(比方说传奇的小蓝金刚鹦鹉)。像黑熊、虎、象这样的野生动物,与其用“保护”的幌子来给人工繁育赋予意义,不如好好关心它们的野外种群。


所谓动物表演能让观众了解动物热爱自然更是无稽之谈。马戏团里的动物种类其实并不多,我们无法通过它来了解自然的多样性;这些动物展现的也都不是它们在自然环境中的自然行为,而是人为扭曲之后供人取乐的窘态,何以让人更了解这种动物?这简直就是自然教育的反面


在多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认识动物、了解动物、爱护动物远不需要如此低效低质的方法。


春节前期,浙江某动物园马戏表演时,一只白虎被驯兽师鞭打并逼退掉入水中,另一只白虎前去安慰,随后遭到喝令驱赶。视频流出后引发网络上极大关注。


真正要消灭动物表演这个行业,只能依靠公众的觉醒。我们欣喜的看到,国外不少国家已经禁止了野生动物进入动物表演行业。在微博、微信和各种媒体上,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对多中国人开始不认同动物表演。


这些迹象都给了我们希望。



扩展阅读:


  • 动物园就是监狱吗?推荐阅读:为什么动物园是必要的?有哪些动物园里的动物,过得比较悲剧?

  • 世界动物日的思考:我们为什么要保护野生动物?

  • 关于马戏,更多阅读:一张“可爱”的获奖照片的背后,是你不知道的残忍真相





花老师的人间观察

NewMediaBusiness


我是花蚀,在果壳网干活,这是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我会在此分享一些自然博物、新媒体运营、建筑塑像方面的讯息。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或有用。


长按关注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