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无人机竞速有望像NASCAR赛车一样火

AviRobotic无人机竞技联盟2018-10-09 09:44:07

加利福尼亚州,伊格尔罗克——一个凉爽的夜晚,伊格尔罗克市郊区这个购物中心的商店都关门以后,六位年轻的无人机竞速选手聚在这里的一个地下停车库,打磨自己的飞行技巧。他们使用遥控操纵杆,指挥小小的X型无人机绕过柱子,钻过购物车,奋勇争先。

这些年轻人都有稳定的工作,但他们说,无人机竞速已经变成了一项引人入胜的新爱好。

“我满脑子都想着它。”其中一位飞行员理查德·豪沃斯(Richard Howarth)说,“我觉得我们现在正站在某个大事件的起点上。”


人们说某项新兴运动还处于地下状态的时候,所谓“地下”很少到这么写实的地步。

这帮飞行员现在正处在无人机竞速运动的前沿。它虽然新生不久,但却在不断发展。仅仅过了一年,就已经从屈指可数、一盘散沙的少数狂热爱好者中盘旋而上,变成了一项前景光明的竞赛。竞赛的组织者们眼下都在鼓吹把它搬上电视的潜力以及它可观的比赛奖金。

国际无人机竞速协会(the International Drone Racing Association)首席运营官查尔斯·扎布朗(Charles Zablan)说:“我们认为,这就是它的未来。” 这个协会位于洛杉矶,创立于今年四月,目前的会员已经超过500人。扎布朗说:“它有可能发展成就像极限运动X Games、摩托车越野赛和红牛飞行竞速赛一样的运动。”

或许如此,但眼下,无人机竞速依然处于初级阶段。扎布朗说,它面临的许多障碍包括:竞赛规则仍然有待制定;观赛体验依然有缺陷;目前也没人知道未来如何管理这项运动,由谁来管理。赛道主要设置在开阔的空地,但随着各相关团体都在追求森林、废弃建筑物、甚至是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这类更有特色的场地,这一点可能会发生变化。

“我们现在还处在初创阶段。”扎布朗说,“我们甚至还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它未来会成什么样。但我们都知道,它很有意思,很酷。”

这项运动在眼下这个阶段最需要的是钱,而在过去几个月,资金已经开始流动起来。今年八月,另外一个组织、也就是无人机竞速赛联盟(the Drone Racing League)宣布,橄榄球队迈阿密海豚队(the Miami Dolphins)老板史蒂芬·M.罗斯(Stephen M. Ross)通过他的投资部门RSE创投(RSE Ventures)提供了一笔100万美元(约合636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联盟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霍巴泽夫斯基(Nicholas Horbaczewski)不愿意披露联盟的计划,但他承认,报道称联盟将在大型场馆举行类似于电竞大赛的竞速赛情况属实。霍巴泽夫斯基称,这家公司的第一场大型赛事将在2016年初举行。

今年七月,运动娱乐公司RotorSports组织的全美无人机竞速锦标赛在加利福尼亚州博览会(the California State Fair)举行,其中包括一笔2.5万美元(约合15.9万元人民币)的奖金。这家公司称,明年将在夏威夷组织一场世界无人机竞速锦标赛,奖金将高达10万美元(约合63.6万元人民币)。这家公司预计赛事将吸引300多位飞行员参加,其中许多将来自欧洲。欧洲的这项运动也正在发展壮大。

洛杉矶因为聚集了大量的飞行员在那里生活、飞行,因此,一些人把它称作无人机竞速赛的麦加圣地。上周六,国际无人机竞速协会在洛杉矶举行了协会的首次锦标赛。赛事命名为“加州杯”(the California Cup),吸引了几百位观众。他们在一栋像山洞一样的建筑物里,站在安全网后面观看参加加利福尼亚州州波莫纳The SoCal Maker Convention科技大会的选手们同场竞技。


竞赛现场,无人机在空中像胡蜂一样嗡嗡嗡地不停轰鸣。选手们参加了三个项目的竞逐,一项是250毫米宽的无人机,一项是300毫米宽的无人机,另外还有一项自由式比赛,翻转、转向、绕圈等动作都可以获得分数奖励。

飞行员利用配有两个操纵杆的遥控器指挥无人机,控制飞行的高度、速度和方向。他们头戴巨大的安全眼镜,通过安装在无人机前端的摄像头直播标准清晰度的视频。正是这种第一人称视角技术(first-person view technology,FPV)给了这项运动巨大的推动力,创造了一个机会,让飞行员们仿佛就像置身于无人机上一样。他们说,这种体验就跟《星球大战》(Star Wars)里的“飞梭赛车”(Podracing)差不多。

无人机的主体框架由碳纤维这类轻盈坚固的材料制成,都是小型平台,仅能容纳马达、一枚电池、电子线路,以及四到六个推进器。大部分无人机都是四个马达的各种变体,因此,圈子里的人更喜欢叫它们四轴飞行器,或者干脆就叫四轴,而不是叫它无人机。

扎布朗说:“三年前,这种技术还非常昂贵,遥不可及,只有职业摄像师才能用得起。”他说,现在,只要花大约1000美元(约合6360元人民币)就能买到一套配备了第一人称视角技术的竞速无人机设备。

专家称,无人机产业整体上正在经历快速的成长,而2015年将成为决定性的一年。美国消费电子协会(the Consumer Electronics Association)今年六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美国的消费无人机市场今年的营收将达到1.05亿美元(约合6.68亿元人民币),比2014年增长52%以上。鉴于圣诞节销售前景高企,单位销量有望接近70万架,增长63%。

加利福尼亚州范奈司市PiroFlip无人机爱好者店的店主塞吉奥·马拉齐利安(Sergio Marachilian)本人就是一位飞行员。他说,过去一年,他的全部库存都换了。

“一年以前,我们主要在卖RC直升机和一些四轴。”他所说的RC直升机指代的是无线电遥控飞行器,“但现在,无论是谁,想要的都是竞速无人机。”

今年十月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加州杯”资格赛上,选手视角的视频都能够通过头戴式护目镜观看。每一架无人机都有一个广播频率,可以拨入,但对于那些只能戴着笨拙的护目镜观看、自己却不能亲手控制操纵杆的人来说,这种体验就算不会让人犯恶心,也会让人觉得晕头转向,至少一开始是这样。而且,由于采用小型摄像头进行高速视频直播这种技术天然存在的挑战,直播的画面通常带有颗粒感,而且很容易因为无线电的干扰而变形。

“我们现在还没有获得可以用于电视广播标准的图像质量。”扎布朗说,“这就是关键,也就是获得高清画质。”

而这就引出了可能影响无人机竞速最终能否成功发展成一项主流运动的一个问题。无人机的飞行速度可以达到70公里/小时,观众如果不佩戴第一人称视角护目镜就很难看到它们。即使它们以较低的速度飞行,在地面几英尺高的地方表演特技动作,要看清楚它们到底在表演什么动作(比如,到底是翻转,还是转向)可能都很困难。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帕洛斯韦而德的无人机竞速选手凯斯·罗伯森(Keith Robertson)说:“它就像是在看着两只蜂鸟在绕着院子盘旋。”

为什么说无人机竞速的未来或许在于在线网络,而不是实况竞赛,这就是一个原因。许多无人机竞速选手利用另外安装在无人机顶端的GoPro这类摄像头记录下了自己无人机杂耍一般的表演,生成事后可以从摄像机上下载的视频。随后,其中最精彩的时刻就可以剪辑成高分辨率的视频,配上音乐,上传到网上。

扎布朗说:“这项运动最大的加速器一直是Instagram和 YouTube。”他乐于承认这项运动的不足,还说,目前正在努力改善观赛体验。

运动娱乐公司RotorSports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公司竞赛总监斯科特·雷福斯兰德(Scot Refsland)说,他们公司正在研发一套系统,实时从竞速无人机上传送高清视频,同时还在研发可以沿着赛道追踪无人机的机器人摄像系统。

他说:“我们希望它看起来能像是一场典型的NASCAR汽车赛事。”同等重要的一件事是,找到办法,围绕有前途的无人机竞速赛选手,通过提供赞助和免费的设备,来形成关注度。“对于我们大部分看比赛的人来说,他们依然只是一帮站上赛场的呆子。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知道,那些飞行员到底是谁。”

事实上,网络无人机视频的走红已经制造了几位小明星。飞行员卡洛斯·普埃托拉斯(Carlos Puertolas)用的是绰号查普(Charpu),他一些视频的播放数超过了100万次。其中最受欢迎的一则视频里,普埃托拉斯的无人机飞行穿越开着的窗子,穿过了西班牙一座废弃医院长长的走廊。他还指挥飞机从汽车车身下飞过,还曾经飞过狭窄得看起来几乎无法穿越的空间。


▲Charpu发到网上的无人机飞行视频很受欢迎

“我觉得查普接近于第一人称视角的上帝,你懂的。”参加竞赛的飞行员罗伯森说,“查普是开先河的那个人。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认为,他的视频真的激励了许多人参与到这项爱好中来。”

普埃托拉斯出生在西班牙,最近才搬到洛杉矶。他说,他参加过很多年的滑板比赛和直排轮比赛,之后才受到吸引,投身于无人机竞速赛这项运动。

他说:“对我来说,它就像一项极限运动,只不过是给年纪大一些的人,因为这样不会伤到自己。”

普埃托拉斯目前效力于位于加州格伦代尔的梦工厂,担任动画师。他在本文最开始提到的伊格尔洛克那个地下车库里演示了自己的飞行技巧。他要求不要透露这个地方的名字,以免它变成其他飞行员们常去的热门地点。问起来的时候,他坚持说,他们得到一位值班保安的许可。

“我们不会在人和车旁边飞。”他说,“所以我们才这么晚,等所有人都走了才来。”

他说,地下车库是训练竞赛所需技巧的完美场所。因为天花板很低,迫使飞行员们低空飞行;同时,购物车和水泥柱这些丰富的障碍物也很理想,迫使他们挑战自己指挥能力的极限。即使是最出色的飞行员,撞机事件也很普遍。

“我们用了很多耗材。”普埃托拉斯说。他指的是,无人机的塑料推进器经常破损。

比起他们更出名的四轴飞行器同胞兄弟,比如全球最畅销的消费者无人机、流行的大疆幻影(DJI Phantom),竞速无人机尺寸更小,外形看起来更粗犷。幻影的重量只有三磅(约合2720克),拥有庞大的白色塑料外壳,拆开包装盒就能起飞。相比之下,竞速无人机的重量将将超过一磅(约合908克),通常是利用在网上订货、或者在无人机爱好者商店购买的零部件组装而成。

一些人看到,这项运动发展得这么迅速,甚至很快可能成为学校的选修课。

“可以从高中孩子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位于弗洛里达州墨尔本市的竞速联盟MultiGP总裁克里斯·托马斯(Chris Thomas)说,“学生既可以选择加入乐团,也可以选择加入足球队。那么,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有什么呢?这是弥合这个缺口的一项出色的运动。”


然而,在公众眼里,无人机在获得广泛的接受之前似乎依然有一条漫长的道路要走。无人机出现在森林野火火场附近、无人机飞越居民房屋等事件的报告引发了反对的声音。但一些人相信,一旦无人机普及,它们的坏名声就会成为过去。

“无论是说唱乐、漫画书还是电脑游戏,人们总是喜欢拿某样东西撒气。”出生于英国、目前住在洛杉矶、在洛杉矶玩飞行的无人机竞速选手理查德·豪沃斯说,“无人机成为靶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一旦人们参与进来,他们就会冷静下来,也不会再去叫警察。”

普埃托拉斯在加利福尼亚州波莫纳的“加州杯”决赛250毫米组的竞赛中取得了第二名。身为这项运动中更有前途的选手,他似乎很满意捍卫了自己的声誉。虽然他最近在无人机制造公司Lumenier找到了赞助商,后者还开发了一款带着他名字的无人机,但他说,他并不着急辞去现在的工作。

“我肯定还会继续飞,但眼下,对我来说,它只是个爱好。”他说,“我得确保总能找到时间陪我女朋友和我的狗。”

(译者:轩然)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GENTLEMEN, START YOUR DR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