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他用十年建立了海豚表演业,然后用余生去毁灭它

cd9682018-04-07 12:40:28

不要以爱之名,毁掉它们


Richard O'Barry永远都记得45年前的那一天,1970年的世界地球日,那一天,他亲手驯养的海豚在他的怀中自杀。这个闻名世界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海豚表演业的缔造人,自此放弃了他引以成名的一切,成为了一个反对者。


文中有部分未经处理的血腥动图,来自《海豚湾》,请谨慎打开。




那是一只叫凯西的母海豚,在展示箱里满身黑浓疱,看到刚从印度旅行回来的Richard,凯西慢慢地游进他的臂弯,奄奄一息地看着他,然后吸了一口气。海豚的呼吸不像人类一样,它们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选择呼吸,或者决定不再呼吸。“凯西只吸了一口气,不再进行呼吸,我放开她,她慢慢地沉入了水底,她自杀了。”



几天后,他偷偷试图释放另一只自己捕捉的海豚,他剪开了铁栅栏,海豚自由了,但是却依然留在原地。无论Richard怎么试图带他走,他都一动不动。这只海豚几年后因为营养不良死在海底监狱里。




每次说到凯西的故事时,Richard褐色的眼睛里都会有情绪涌动。而在他的三十岁之前,他过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活。让我们把镜头转向60年代,Richard O'Barry的前半段人生。



Richard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母在迈阿密的比斯坎湾经营一家餐厅,当宽吻海豚从离沙滩很近的地方经过,他就能看到它们的背鳍在水面上划出波纹,他是听着海豚救助遇难飞行员的故事长大的,海豚在他心里,是一个永恒的美好记忆。长大一点后,他成了迈阿密水族馆捕猎船上的潜水员,帮助水族馆捕获了五头野生海豚,那五头海豚,后来成为美国热门电视剧《飞宝》里的主角。




他是第一个和海豚在水下工作的驯养师,每一天的工作就是跟海豚们在一起,训练它们高高跃起,训练它们在空中转身,训练它们在孩子们递过食物的时候游到池边,逗得人们哈哈大笑。通过《飞宝》,Richard积累了巨额财富,逐渐建立了一个海洋生物表演业的帝国,价值数十亿美元。迈阿密阳光晴媚,裸着上身的Richard跟矫健的微笑海豚在一起,看上去成功而开心。当时,他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可怕的产业。”




直到凯西的自杀。


作为全世界可能是最了解海豚的人,Richard说,海豚的微笑,是大自然最大的谎言,因为独特的生理构造,海豚们看上去总是在微笑,不论是面对水族馆的小观众们,还是面对残忍的屠杀者,即使把它们的头砍下来,它们还是在微笑。然而,它们生来微笑,并不代表它们真正的开心。



30岁的Richard因为凯西之死而顿悟了,他用了整整十年,亲手建造了美国海豚表演业的帝国,然后用余下的人生,用尽全力去毁掉它。“豢养对于海豚来说根本不能算爱,在这种环境中新生的海豚不过是人类制造的海豚中的畸形,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不是真正的海豚。”“人们都喜欢海豚,可是请谨慎使用爱这个词语,我们已经以爱之名,毁掉了无数美好。”从那时到现在,他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到处帮助海豚野放训练,建立海豚保护组织,演讲、著述、拍电影,试图终结海豚产业。





2009年,一部纪录片得了奥斯卡大奖,影片大量运用隐蔽式摄像机,拍摄到了海豚被驱逐到日本太地町一个狭小的海湾,最漂亮的被筛选出来卖到海洋馆,剩下的多数被屠杀,镜头如此直接而血淋淋,作为影片主角的Richard再次被推到了争议的中心。






纪录片《海豚湾》


Richard亲眼目睹了海豚湾的惨状,以一个资深海豚训练师的角度来解释:“海豚这种群体动物,在逃离的时候不会让任何小海豚拉下,猎捕人残酷地利用了海豚这一天性,追猎行动让海豚筋疲力尽,受伤的海豚有的因为衰竭而死,怀孕的海豚在极度惊恐中生下小海豚。而没有受伤的海豚不会抛下受伤的家人不管,即使他们能跳过渔网,也不会独自逃生。他们无助地哀鸣,完全喘不过气来。”在拍摄的那段时间,Richard难过得一直抓自己的头发。



太古町的渔民用敲打声开成一道声墙,对声波敏感的海豚会被围困而至捕杀,《海豚湾》里有一段视频,完全运用了原声再现,那种捕猎的声墙中夹杂着海豚的尖叫,在一直在Richard耳边环绕,“这声音在我脑海中浮现,与可怕的血腥联系在一起,永远没办法消失,好像噩梦的伴奏一样。海豚是听觉动物,它们对声音非常敏感,用这样的方法去围困它们,非常容易也非常残忍。”



至今有很多人都无法直视奥斯卡纪录卡《海豚湾》中的一幕:一只海豚宝宝带着巨大的伤口,在已经被血染成红色的海水中奋力游着,最后,它慢慢沉了下去。作为豆瓣评分最高的一部纪录片,它受到的褒贬都非常极端,誉者觉得这是理想主义的高歌,而毁者认为这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种族煽情。”不止是日本,像丹麦的法罗岛,每年6月都会发生一次海豚的屠杀,当地叫做“海豚节”,这个节日还与当地的“成人礼”结合在一起。



丹麦法罗岛的“海豚节”


Richard成立了“海豚计划”,这个面向全世界的网站有着众多的支持者,为了救助那些海豚,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有海豚屠杀的行为发生,Richard的手机都会响起。“我要穷尽生命剩下的时间拯救世界上每一条海豚,要让日本人停止屠杀海豚,要让海洋馆的每一条海豚回到大海,不再为了人类的娱乐而忍受与家人分离的痛苦。而这也是拯救人类自己。”




因为Richard和支持者的努力,以及世界舆论的谴责,日本太地町的海豚屠杀数量大幅减少,虽然捕猎还在增长,但屠杀停止了一半,去年瑞士已经立法禁止所有活鲸类动物及其产品的进口。英国、爱尔兰、挪威已经不允许海豚馆存在。



70多岁的Richard,他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稀薄,下巴的线条也不再钢毅,这个老人几乎天天穿着相同的衣服:卡其裤、卡其马甲,一件绣着“海豚救援队”的T恤,光脚穿鞋。他坐在澳大利的水族馆中,肩膀下垂,下巴托在手里,盯着一头巨大的孤独的虎鲸,花费所有的时间无精打采地上下摆动尾鳍。他的身旁是一个年青的母亲,带着她的孩子看海豚。“那只海豚将在这个玻璃隧道度过它的一生,它永远都不会知道潮汐,不会知道如何捕猎,它的一生,会无聊死了。”在水族馆的入口,摆着一个小摊位,出售烧烤鲸鱼肉。Richard说:“那是什么啊,你可以一边吃鲸鱼肉,一边看它们表演。”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满足不了的需求,就会永远都有杀戮,而这个老人想做的,是这样的杀戮,可以少一点点,再少一点点。


在《海豚湾》的末尾,Richard有一段独白,“我曾经因为年少无知了很久,参与了产业链的建立,如果那时我明白海豚的微笑是最好的伪装,我就会买它们出来放生,而不是给自己每年新添一辆保时捷。我现在做的事情,对我自己是一场救赎,我离开人世时,会对自己满意。我不意愿说下辈子、再下辈子,我相信现世报,有什么想做,就在这辈子去做。这辈子,尽力去做。”


|《海豚湾》预告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