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你入错行了吗?找工作报专业千万避开这些“红牌”区域!

银库金融2019-05-05 16:16:12


“高考结束了,有些家长来咨询要不要让孩子报考新闻及传媒专业。作为一名资深媒体人,我建议如果孩子确实是亲生的,就尽量不要。”


最近,一条关于高考填报志愿的“冷”段子又开始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还被改编成医学、法律等专业的不同版本。



▲6月25日,山东省济南市举行2016年山东高考招生咨询会。


一些家长和考生哈哈一笑的同时询问:难道新闻传媒、法律、医学专业这些原本的热门专业,真的都变成“冷门”了吗?


选择一个好的专业,为的就是毕业后更好地就业。近年来,国人的择业观发生了深刻而彻底的变化,自主创业、下海经商、竞争上岗,让各种新兴职业现象陆续出现:


玩游戏也能赚钱的游戏主播,操纵无人机的飞手,再如依托虚拟现实技术的VR演播师……



就业堪忧,这些专业领到“红牌”


一些大一学生当初填报志愿时,对自己、对高校、对专业并没有什么了解,“一窝蜂”地将经济、法律、计算机等听起来热门的专业排在前面。


就读一年后,不少大学生会更换专业,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种:


一类是认为自己“入错行”,进入大学后重新选择感兴趣的专业;


另一类是瞄准几年之后好就业与否,二次选择一个“热门”的专业。


“热门”专业不见得就好就业。麦可思研究院日前发布《2016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里面提到2016年本科就业前景堪忧的“红牌”专业包括:


应用心理学、化学、音乐表演、生物技术、生物科学、美术学。


“绿牌”专业包括:


软件工程、网络工程、通信工程、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审计学、广告学、车辆工程。


所谓“红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与之相反,各项综合满意度较高,需求增长,则为“绿牌”专业。


这些曾经的热门专业为何被预警?这与一些曾经的热门专业迅速扩张、就业率却持续下行有关。


一位高校招生部门负责人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


为了多吸引生源报考,只好多开设热门专业,让学校越来越“高大全”,虽然招生规模上去了,但这些原来的热门专业就业率却一直上不去,部分专业低位徘徊,乃至走下坡路,因此而调整招生计划。


辽宁大学副教授姜海峰认为,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不同行业对人才的需求必然有所变化。“一般而言,新兴行业更有前景,传统产业相对有比较稳定的新陈代谢,对人才需求量要小一些。”



铁打的直播平台,流水的网络主播


6月中旬,初见肆客体育的主播车宛倪时,她穿着一件深蓝色T恤,略施粉黛,与一些网络女主播精致的装扮有些不同。

“这是巴萨夺冠衫。”车宛倪告诉记者,平时不管是做在线视频直播还是生活中,自己也大多是身穿球衣。

基于对足球的热爱,车宛倪去年大学还未毕业时就兼职做足球方面的主播,如今在足球直播圈子中已经小有名气。“希望我喜欢的足球事业可以作为我的工作,一直养活我。”


▲越来越多的女孩热衷进入视频直播行业


与车宛倪相似,如今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孩热衷进入视频直播行业。不过与车宛倪需要具备一些专业足球知识有所不同,相比之下很多主播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甚至连一些直播睡觉、吃饭的主播也开始出现,并且某些这类网络直播的观看人数还不少。


对于普通人来说,进入网络直播行业的门槛的确非常低,只需要一台电脑和一个账号即可进行直播,而利用手机软件,更是能够实现随时随地直播。


这行收入如何呢?记者咨询了已有多年视频直播经验的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


一般新入驻平台的主播每月收入5000到8000没有太大问题。开播两个月后,新主播每天直播3~5小时,每个月可达到1万~2万的收入;中等主播一般粉丝数量在30万到50万左右,月收入可以达到10万~ 20万;而拥有50万到100万左右粉丝的优质主播,每月收入可达30万~50万左右。


对于高收入的来源,一家在线直播视频公司的工作人员尹红(化名)告诉记者,一名主播的收入除了底薪之外,绝大多数来源于粉丝赠送的虚拟货币。


这钱也不是人人都能赚。由于薪资不稳定,让新主播流失率高达20%。齐齐互动视频运营方面负责人表示:


平台每天新入驻主播约有500到800,但有些新主播不适应平台情况,并且粉丝少,薪资不会很高,因此流失率会高一点,占新入驻总量的20%左右。一般中等以上主播流失率不到5%。


VR演播师尝鲜新兴行业,或成下一代“网红”


▲6月29日,上海,2016世界移动大会在上海开幕。观众头戴Gear VR体验版眼镜,眼镜内播放的是过山车等片段。


“我感觉VR演播师有点像电影《惊天魔盗团》里的大魔术师。”80后帅哥马林一聊起他的新职业便有些自得。


按照VR(虚拟现实)领域专家端木林的说法,VR是一种可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系统。VR从概念的提出到技术的实现,经历了半个多世纪。2016年被业内称为VR元年,围绕着“下一代计算平台”,全球正掀起一场从未有过的VR狂欢。根据高盛一份报告显示:


到2020年,VR直播用户数量有望达到2800万人,行业的营收规模有望到7.5亿美元。


近年来,VR热度一路飙升,从Facebook20亿美元收购Oculus,到谷歌推出Daydream VR,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VR市场,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


马林也正在加入这场狂欢。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


VR技术已经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和VR产业相关的职业也越来越多,我所从事的VR演播师就是围绕VR技术所衍生出的职业之一。


“我每天的工作状态是根据公司教育类客户的需求,从众多合作VR企业中提供的各种测试版本里找到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马林说。

他以正在测试的“恐龙驯兽员”的VR产品举例:


要成为一个驯服恐龙的演播师,有点像海洋馆里的海豚训练师,不同之处在于,我训练的都是三维立体的电子恐龙,我们训练的过程是与VR软件商对视觉需求和产品设计进行打磨的过程,也是对演播整体效果进行持续优化的过程。


记者通过VR装备看到,大屏幕里各种萌态的恐龙正排队等候马林的“调教”。马林面对大屏幕操作旁边的感应器,当一头霸王龙跑出来时,只见马林举起右手,霸王龙便乖乖地停在原地,萌萌地发呆;马林再用胳膊画了个圈,霸王龙甚至在地上撒起了娇、打起了滚。

谈及VR演播师和时下最火热的网络直播之间的对比,马林有他自己的看法:


当前的网络直播更多是依靠个人的高颜值,以及各种噱头吸引观众。


而VR演播师则是通过VR技术与产品,以及演播师与VR的无缝交融,形成震撼性、强感知性且创意无限的应用效果。


马林也直言,自己的新职业未来能走到哪一步,核心在于技术:


VR演播行业虽然发展空间巨大,但对远程高清传输的要求很高,市场上与VR技术相关的设备质量良莠不齐,客观上会对演播效果产生较大的影响。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版权
说明
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联系邮箱:kunyu@bankw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