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你还在带孩子看海豚表演吗?揭秘日本“海豚湾”,真相触目惊心 | 家庭影院

共同体Community2019-06-07 04:07:21

打造适合爸爸妈妈和孩子一起看的家庭影院

Create a home theatre for parents and their children.

请输入标题     bcdef

海豚湾 The Cove 

导演: 路易·西霍尤斯
编剧: 马克·蒙雷
主演: John Chisholm / Mandy-Rae Cruikshank / Charles Hambleton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 日语
上映日期: 2009-07-31(美国)
片长: 92分钟
又名: 血色海湾(台) / 海湾 

豆瓣评分:9.3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剧情简介


日本和歌山县太地町,是一个景色优美的小渔村,然而这里却常年上演着惨无人道的一幕。每年,数以万计的海豚经过这片海域,他们的旅程却在太地町戛然而止。渔民们将海豚驱赶到靠近岸边的一个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海豚训练师挑选合适的对象,剩下的大批海豚则被渔民毫无理由地赶尽杀绝。这些屠杀,这些罪行,因为种种利益而被政府和相关组织所隐瞒。  


理查德•贝瑞年轻时曾是一名海豚训练师,他所参与拍摄电影《海豚的故事》备受欢迎。但是,一头海豚的死让理查德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从此,他致力于拯救海豚的活动。不顾当地政府和村民百般阻挠,他和他的摄影团队想方设法潜入太地的海豚屠杀场,只为将罪行公之于众,拯救人类可爱的朋友……

 

本片荣获2010年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奖。 


推荐理由

 

那片被血染的红色海湾

是海豚的屠宰场

“禁止入内”的告示牌背后

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我用十年时间,帮助建立海豚馆产业;

接下来的四十五年,却倾尽全力要摧毁它。”

 

影片的主角理查德是一个专业的海豚驯养师,并且作为最早的一批驯养师,理查德在圈子里一直小有名望,是世界顶级的海豚驯养专家,他的一生都和海豚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年轻时的理查德


年轻时,为了电影《海豚的故事》的拍摄,理查德和同伴开始捕捞和驯养海豚,由于电影的成功,在20世纪末的美国社会掀起了一股“海豚热”,并且很快风靡世界。也正因为如此,有关海豚的捕猎、表演等一系列的产业发展更为迅速,此时的理查德可谓名利双收。



对于自己的转变,他说,是因为年轻时亲手驯养的海豚在他的怀中自杀。那是一只叫凯西的母海豚,在展示箱里满身黑浓疱,看到刚从印度旅行回来的理查德,凯西慢慢地游进他的臂弯,奄奄一息地看着他,然后吸了一口气。


海豚的呼吸不像人类一样,它们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选择呼吸,或者决定不再呼吸。“凯西只吸了一口气,不再进行呼吸,我放开她,她慢慢地沉入了水底,因为极度抑郁和压力过大,她自杀了。”



现如今的海洋馆内,都会给海豚投喂一种抑制胃酸的药物,因为海洋馆内的海豚,几乎无一幸免的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这类病症的表现就是会过度分泌胃酸产生胃溃疡。


他意识到,无论是凯西还是其他被驯养的海豚,他们都在承受着被囚禁的压力,看似微笑表演的背后,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凯西有了自己的选择,在它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它选择自杀了。 凯西死后,理查德在第二天被捕入狱,因为他尝试释放一只实验室的海豚,对于凯西的死,他想做点什么。

 

他说:“我用了十年时间,帮助建立海豚馆产业;接下来的四十年,却倾尽全力要摧毁它。”

 

堪比特种部队的冒险历程

探秘“太地町”背后的真相

 

在日本本州岛最南部的和歌山县,有个叫太地町的小村镇,面朝太平洋,三面悬崖高耸。5.96平方公里的镇上,住着约3600名居民,其中约1/3从事渔业。表面上看,小镇处处标榜着对鲸类动物的喜爱:镇中心树立着微笑的鲸鱼模型,渡船粉饰成海豚的造型,地上石板印有拟人的海豚形象,镇上还有专门供奉鲸灵的寺庙……这里包装得好像一个主题公园。

 

粉饰成海豚的造型渡船


然而背后,却暗藏杀机。


 17世纪初的江户时代,太地町的渔民们发明了长矛捕鲸法,“鲸鱼镇”太地町成为日本传统捕鲸法的发源地。到了现代社会,捕鲸是当地居民的重要收入来源。每年9月到次年3月,在太地町附近的海域会有成千上万只海豚会聚集在此,而这条迁徙路线,对海豚们是固定,可以说世代不变。

 

当地渔民正是抓住这点“商机”,便展开一场残忍的屠杀,谋取一笔巨大财富。

 

理查德努力向世界披露在日本太地町所发生的残酷事实,为了披露这些掩藏在利益之下的残酷行径,理查德带着制作团队前往日本太地町,想要用相机记录下一切。为此他们采用大量的隐蔽式摄像机,展开一场大冒险。

 


加入这场冒险的除了理查德联同电影人路易·皮斯霍斯,还有一个由社会活动家、电影人和自由潜泳者所组成的强大的精英制作团队,他们共同展开了一个在隐蔽的状态下进行的偷拍任务,渗透进“太地町”这个位于日本、地形险要的海湾,将那里人性最黑暗的秘密公诸于世。

 

想要在众多包庇之中拍摄下这些场景又谈何容易,理查德和团队们曾被辱骂被驱赶,一批又一批探寻者被捕,甚至遭到生命威胁。他曾经的同伴被残忍杀害。

 

拍摄的过程如想象中一般艰难。日本警方24小时轮班监视和约谈。

 

当地民间团体的恐吓、辱骂乃至人身挑衅。

 

奔波数日,各怀绝技,统一夜间出行,借助军用热成像仪偷拍,甚至做好了隐藏摄影机的石头模型。几个夜晚下来,他们成功记录下了太地町渔民屠杀海豚的影像资料。


拍摄到的画面让摄影团队彻底震惊了。

 

由于海豚对声音极其敏感,太古町的渔民了解到海豚这一弱点,便用敲打声开成一道声墙,海豚会被围困接下来就是捕杀。

 

屠杀开始后,蓝绿的海水瞬间变成触目的红色,亲眼看着孩子、父母被屠杀,海豚的哀叫从有到无,只剩下日本渔民的笑谈,和遍布海湾的海豚尸体。

 

这样血腥的画面在90分钟的纪录片里只占时5分钟,而这5分钟却足以震撼人心。一场赤裸裸的屠杀就发生在眼前。 


而这些海豚,除去被抓去海洋馆驯养的,剩下的海豚便成为成了市民的盘中餐。5000吨海豚肉出现在日本市场上,大多数普通市民却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吃过海豚肉,因为包装上写的是鲸鱼肉。这场谎言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被政府隐藏。

 

理查德在太地町的时候,还发现当地政府对于杀害海豚并没有进行有效地制止,他说:“日本人仍然受到政府和舆论的至深的影响,他们对自己的政体深信不疑,但是政府却不想让他们知道一些最基本的有关健康的信息,比如说海豚肉要比其他动物的肉制品多含几倍的毒素……这是一个受到了整个政体去掩盖的事实真相,日本似乎对海豚的猎杀行为采取的是不闻不问的漠视态度,而这种行业之所以在日本拥有着如此高额利润的收入,也证明了其政府内部的腐败堕落是多么地猖獗。”

 


而更可怕的是,海豚肉曾经是日本学校的午餐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孩子必须吃完餐盒里的午餐。

 

在拍摄中,他们找到了日本议会的议员来证实这一点,而当地的议员愿意站出来说话的重要原因是他们自己的小孩也正在学校上学,他们不想自己的孩子也吃上有毒的海豚肉。


这场堪比特种部队的拍摄经历,让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地町的真相,这不单单是海豚的浩劫,更是人类社会的劫难。

 

“我们的努力不只是为了揭露屠杀,

更想记录一些能改变人心的东西。”

 

纪录片最后,海洋保护小组(OPS)大会的现场,一个人正在作报告:“所有捕鲸国都证明了,它们大大提高了捕杀手段,缩短了致死时间……目前,大半的猎物都是当场死亡的……” 


就在报告人员说“我们为这些数据和进步感到自豪”时,满头白发的理查德独自一人把一台可视电视挂在胸前,上面重复播放着他们一行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日本拍下的屠杀实像,就这样闯进了会场。 



他站在东京人潮涌动的闹市街头,延时摄像的记录手法下,身影坚定却孤独,甚至有些寂寥。 理查德成立了“海豚计划”,这个面向全世界的网站有着众多的支持者,为了救助那些海豚,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有海豚屠杀的行为发生,理查德的手机都会响起。 


“我要穷尽生命剩下的时间拯救世界上每一条海豚,要让日本人停止屠杀海豚,要让海洋馆的每一条海豚回到大海,不再为了人类的娱乐而忍受与家人分离的痛苦。而这也是拯救人类自己。”

 


这次事件后,日本捕鱼会会长东条莫次郎被解雇,从他头发的检测报告显示汞含量超标。

 


私人领地也被从海湾中心废除。


政府停止了在学校午餐加进海豚肉的行为,很多水产业也不再接受海豚肉的配额和任务。


可即使如此,太地町的海豚屠场计划依旧还在进行。



理查德在片尾自白中说到:“我想尽我所能,释放被捕的海豚。在我有生之年,我必须看到这一切的终结。”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满足不了的需求,就会永远都有杀戮。而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想做的,是这样的杀戮,可以少一点点,再少一点点。

 


文 | 吴萌

编辑 | 吴萌


《海豚湾》预告片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进入微店购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