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旅游价格联盟

你以为你不骑大象,你谴责活熊取胆,你就很善良?

王圈圈只自说自话2018-08-09 15:47:58

(这年头怕侵权。。连个图都不敢找。。)


咪蒙式标题??!


¥¥¥¥¥¥¥¥¥¥

提醒:王圈圈只是自说自话,以下文字没经过润色,不指望传播,只是瞎想到哪里瞎写到哪里,执行王圈圈的吐槽功能,完全不顾及受众的阅读体验。如不慎点进来并觉得我的行文和逻辑无章可循并造成了不适,王圈圈诚恳地拒绝向您道歉

¥¥¥¥¥¥¥¥¥¥



刚交了web作业,刷微博热搜刷出来个#工人笑取活熊胆汁#

果不其然,各路仁人志士纷至杳来,为可怜的熊熊鸣不平。


前些日子,在朋友圈看了#黑象#,一部记录了泰国驯象业的残酷黑幕的纪录片。也是缘分,在这篇新闻报道的照片中,我居然看到了我认识的一位活的很率性的老板,他去了泰国大象保护组织当志愿者,亲力亲为关怀那些大象,告诉那些不知情的人们,不要再骑大象,不要再折磨他们。


在我还没太见过世面的小学时候,有一次去北京海洋馆(是海洋馆还是动物园里面的海洋馆?不记得了)。看了海豚海狮表演。但是我不像其他的小孩子那么开心,准确来说是不开心。直到现在为止,那些表演结束的海豚被关在一个小水缸里一圈一圈舒展不开游泳的样子都还是历历在目。而我当时的游览作文是:“那些海豚本来应该在大海里自由自在地驰骋”。那时候的我为了写“驰骋”这个高难度词,写了拼音,然后还查了字典。


从此以后我就很讨厌去动物园,去了的话,也是始终抱着“考察下这个动物园的生态环境怎么样”这样的心态。邯郸的动物园始终是脏兮兮的,游客拿着各种零食砸向动物,猴山虎山里充满着食物的残渣。07年暑假,我发现秦皇岛动物园里某一种鹤只有一边翅膀是完整的。根据我的猜测,应该是那些工作人员怕鹤从没有顶的笼子里飞走,故意把一边剪掉或者拔掉了。想要训鸟训鸽子,只要把它翅膀上最长的一根羽毛拔掉,它们就没办法飞了。这个招数我从小就知道。


为啥我知道呢?因为我从小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看到有人折腾在动物园或者不在动物园的猴子啊熊啊海豚啊鹤啊心里会难受的是我;可是把蚂蚁丢进水瓶,踩死臭板虫,拔掉蝴蝶的角,抓着两只豆娘的翅膀怼在一起看它们互咬的也是我;


是它们长得不好看啊!欺负它们不会说话啊!因为不够可爱,甚至微不足道,我就理直气壮地剥夺了他们的生命。


这些年,那么多热心公益的仁人志士呼吁大家尊重身边的生命,不要折磨他们。不要折磨熊,不要折磨大象。我还真是差点以为众生生而平等,人类生而善良。

我虽然不觉得人去凌辱其他的生物是什么光明正大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不会去马戏团看表演,不会去骑大象,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为哪一种生物振臂高呼。


因为我觉得。一种生物的存在,本来就是对其他某些生物的折磨。


人折磨的生物多了去了。人培养出一辈子就只是不停生蛋的鸡,然后把它们的孩子硬生生抢走。人培养出一辈子就只是不停产奶的牛,然后把它们的流体蛋白拿走。人把螃蟹和虾从黑的煮成红的,从活的煮成死的。人没两天把树皮割开,拿人家的血。人把蚕茧里的蛾子烫死,扒人家的墙。人近亲繁殖狗,猫,金鱼,让它们带着某些天生的残疾和畸形活一辈子。


不知道那些热心保护动物,在前线保护熊保护象的人士,吃不吃鸡蛋,喝不喝奶呢???既然你吃了鸡蛋,喝了奶,岂不是变相地为折磨鸡和牛做了某些贡献?那你这位爱心人士的帽子,到底是戴的起,还是戴不起呢?熊被活取胆汁就是残忍,那小白鼠被照射被试药被解剖这种事情,是不是也理应管一管?怎么能一边呼吁不要残害某一种生物,而却肆意残害着别的生物呢?所谓大千世界,众生平等,就是这样子体现的吗?



说来惭愧,我这一辈子就只去过一次国博。在那短短的几个小时游览中,震撼到我的也还不是我大华夏上下五千年的辉煌历史,而是顶楼一个珍珠特展。我看到了从西方到东方,优秀的珍珠宝器,也了解了珍珠培育技术的日益进步。从前珍珠之所以贵重,是因为人并不懂得人工培育,只能碰运气,从千千万万个珍珠贝里碰到一个有珍珠的,然后在从千千万万个珍珠里,挑到一个还算圆的。


而现在科技的进步大大增加了珍珠的产量。在我国江南,珍珠养殖户把一种类似纸片的“杂质”(科学渣,忘记那是什么玩意了),切成毫米见方的小块,塞到珍珠贝的生殖腺中,让贝壳不停地去分泌生殖液,一层一层包裹出一粒一粒珍珠,然后在几年后的某一天,被人掰成两半。这就是那些水田里成千上万的珍珠贝一生的使命。我看着一个珍珠贝里,几十十几个珍珠,看着一筐一筐圆润而美丽的入药的,美容的,拿来做成珠光宝器的珍珠,就好像感觉着我的卵巢,我的子宫,我的前列腺,我的睾丸(如果我有的话)长着十几个瘤,流着千百滴血。


流一辈子,一辈子啊!


熊是会惨叫的,熊胆汁是苦的。

仁人志士会为了保护它们而奋斗,而流血,而牺牲的。

可是珍珠贝却是沉默的,珍珠是美丽的。

可是观众们都笑着,惊叹着鱼贯而过。





人生在世,或多或少总是折磨着其他的生物的。

可爱的被人怜悯,沉默的被人遗忘。


不要以为保护了熊,你就很善良。

不要以为拯救了某些生物,你就可以发出圣母的光辉。




保护动物不是坏事,我很敬重投身于保护动物事业的人,我赞美他们的爱心。

但我一点也不想指责那些笑着取胆汁的工人,不想指责活生生宰猪宰鸡的屠夫,不想指责明知会给大象带来痛苦也还要去骑大象的人,不想去指责诸多折磨动物造福人类的发明。虽然这些做法总是让善良的人心存不忍,但是我不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多么卑劣。毕竟人也是大千世界中的某种生物,从基本上来讲,能对自己这种生物负责,就已经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至于对其他生物的仁慈之心,有,则好之,没,则常之。


更何况,我们不能一边高喊着“人要敬畏自然热爱生命”“尊重熊熊就是尊重我们自己”的口号去保护熊,一边高举双手赞成培养更多不停生蛋的可怜母鸡并吃掉他们的孩子,戴上逼着珍珠拿血染出来的项链戒指,享用着拿无数小白鼠的吱吱惨叫得来的医疗成果,            然后还说其他没有保护熊的人残忍。


残不残忍这个问题,既然都生而为人了,心里该有点数,谁也别说谁。


没准人家取着熊胆,却从来不吃鸡蛋呢?hhh










(ps,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是半个环保主义者,会向周围人安利环保节约,却算不上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大概是因为人不保护环境迟早报应到人自身。而折磨动物却不会。没错,我就是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王圈圈

2018/3/30